一群不知名的投资人盲投出了泡泡玛特

干货知识2年前 (2022)发布 ivye
219 0 0

2016年,王宁为了有更多曝光,去参加了一档创业真人秀节目。该节目的导师由时任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王岑、深创投华北大区总经理刘纲、联创永宣董事长艾迪以及厚持资本董事长高鹏组成。

有投资人觉得门槛不高,王宁解释“门槛一点都不低,我们开店都是在最好的商场,这些商场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开进去的。我们要开在LV的旁边,需要商场和LV的双重认证,他们认为你的产品、服务和店铺状态是可以配得上和他做邻居的,才可以。这是泡泡玛特成立积累下来的门槛。”

那时,王宁就认识到了IP的重要性。他以Kaws举例,优衣库和Kaws合作,一万五千件衬衫,线上十分钟之内全部卖完。

在座的导师有人把泡泡玛特类比为自己收藏勺子的爱好,其他投资人跟着争论起来,焦点很快转移到一次元还是二次元的问题。

只有王岑认同并理解了王宁说的,指出泡泡玛特的优势:第一,品牌效应。第二,热点IP的独家签约。

王岑被誉为连锁之王,他主导投资了周黑鸭食品连锁集团、慈铭体检连锁集团,伊美尔医疗美容连锁集团、曼卡龙珠宝连锁集团、福奈特洗衣连锁集团、易盟家政服务、百年栗园有机农业、德州扒鸡连锁集团、马茶叶连锁集团,他还投资了不少食品品牌,溜溜梅休闲食品、好彩头(小样)食品饮料集团。

即便这样,王岑所在的机构红杉也没有投资泡泡玛特,与泡泡玛特擦肩而过。

泡泡玛特的发展中,没有出现过刘芹对小米重押这类故事。屡次融资不顺,很长时间命悬一线。这家机构投一点,那家机构投一点,这家顽强的公司终于站在时代中快速发展,在潮流玩具中获得第一的位置。

而那些错过的投资人,也许扼腕,但回想起来错过是注定的,因为即便那些获得的投资人,也确实是侥幸。

2012 年,泡泡玛特开始寻找融资,团队里有人把BP发到了麦刚的邮箱。3 个月后,麦刚在清理邮箱时才发现了王宁的邮件。他和王宁连续见了3 天,便决定投资泡泡玛特200万。

麦刚的判断是,“业态很好,不会受电商的直接冲击,因为它是互动体验型的,大的方向很好。这里面的玩家都比较小,都是小商小贩,如果有个大的品牌渠道会比较有机会。”

2012年8月10日,麦刚离开北京前把第一笔款留下了,人民币100万元,王宁给麦刚开了一个普通的纸质收据。

一群不知名的投资人盲投出了泡泡玛特

泡泡玛特的天使投资方还有一个,叫墨池山创投。墨池山创投能查到的资料不多,实际控制人是一个叫程富的人。程富自己经营公司,做的很杂,做文化传媒、做生物技术,还做健康咨询。更重要的是,他还曾是启赋资本的股东。

到了下一轮,启赋资本入场。那时,启赋资本只是一家刚成立的基金,没什么名气。

创立启赋资本之前,傅哲宽就已和王宁有过接触。2012年的一天,在泡泡玛特的北京办公室里,傅哲宽第一次和王宁见面。傅哲宽对王宁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年轻人很有灵性,有商业头脑。

王宁还带着傅哲宽参观了他的第一家店,参观下来傅哲宽最大的感受就是新,“品类齐全,又开在大商场里的潮流百货店,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解到泡泡玛特的业务有着很高的毛利时,傅哲宽觉得可以投。

2013年,启赋资本正式成立,并对泡泡玛特投资600万人民币,在接下来的两轮融资持续跟进,成为投资轮次最多的机构股东,总投资额达数千万元。启赋资本一期基金的总规模不过1亿人民币左右,已经投到了最上限。

关于这轮的投资,还有另外一个故事。2013年,麦刚把王宁引荐给了还在启赋资本的屠铮,屠铮当时甚至不知道王宁要做潮玩,他的投资判断依据是线下消费一定有机会。

总之,这一轮启赋资本入场。不排除有股东程富发挥作用。在本轮中,依旧有程富的身影。

2018年,屠铮成立了蜂巧资本,第一个项目投的就是泡泡玛特。在那轮中,他还引入了他的LP华强资本。泡泡玛特IPO前,蜂巧资本持股超过2%,未见启赋资本的身影,很可能大多份额已清退,留下的份额极少。

金鹰商贸是在A轮投进的,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运营百货连锁,投资泡泡玛特是想在商场里搞点差异化的业态。

那时金鹰商贸的CEO是苏凯。苏凯第一次接触王宁,是在颐堤港。苏凯回忆,当时泡泡玛特也就五六家门店,核心品类尚不清晰,但整体店面风格颇具趣味性,风格感觉也很好。那次见面印象最深刻的是王宁和他的团队,非常质朴,而且很有韧性。

后来,在泡泡玛特账上不到一百万时,金鹰商贸又追加了一笔投资。金鹰商贸的投资款,分两批总共投资1990万元人民币,金鹰商贸一度是泡泡玛特的第二大股东,2017年在新三板上市前其曾持18.23%的股份。

苏凯于2018年离开金鹰商贸,后加入红杉资本,任合伙人。在苏凯离开的第二年,2019年2月,金鹰商贸清了泡泡玛特的所有股份。这笔交易以15亿人民币估值完成,当时泡泡玛特的利润约为1亿人民币。

苏凯加入红杉后,依旧推泡泡玛特。2018年,苏凯撮合王宁和沈南鹏吃了一顿午饭,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沈南鹏对苏凯说:这是好公司。第一轮投完,第二轮还要投。投资交割完成,已经到了2019年。

2019年泡泡玛特在新三板退市,市值20亿元人民币,红杉资本买入8000万美金老股,给出了21亿美金+的估值。同一年,金鹰商贸清泡泡玛特的股份,而红杉买入。如果没有苏凯的力荐,红杉很可能会再次错过泡泡玛特。

苏凯的履历,非常有意思。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学校做了一名人民教师。

一年后,自动化专业出身的他毅然选择转行,进入当时正热的软件行业,开始了在明基集团的八年。开始时,他与两个伙伴一起开发了一款软件并向外推广,三人开玩笑:若有一天这软件走向全国,那咱们仨就分别负责一片区域。八年后,三人的玩笑成为现实,并且真的以华南、华北和华东为业务分区“割据一方”。

2007年,苏凯进入交大安泰读MBA,经人推荐到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进入咨询行业。从基层做起,最终升任IBM大中华区HRT咨询业务负责人,IBM咨询南京分公司总经理。

在IBM苏凯接待的最后一个客户是福建三福集团,苏凯应邀加入三福时尚,出任CEO。

经过再三权衡,苏凯于2013年返回华东。一个偶然机会,苏凯和金鹰董事长王恒见面,王恒很欣赏苏凯,邀请苏凯出任上市公司金鹰商贸CEO,此后苏凯在金鹰商贸五年。

2018年,金鹰商贸集团发布公告,苏凯由于其他事业发展,已辞任本首席执行官,自2018年5月3日起生效。

苏凯做过软件,做过咨询行业,做过快消品,又运营过连锁商场,履历庞杂。

2018年,苏凯加入红杉资本。2019年,苏凯以红杉合伙人的身份频繁出席活动。

某种程度上,红杉能投进泡泡玛特,更多的是苏凯的人情。因为2017年底,王宁已经不打算向投资人开放新的股份。

红杉在IPO前持有泡泡玛特4.87%的股权,已是占股最大的外部机构股东了。

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何愚投资泡泡玛特的故事,已经众所周知。

何愚还在字节跳动负责消费投资时,就见过王宁,最初他对泡泡玛特是有迟疑的。

在对迪士尼、乐高、万代等与泡泡玛特模式相仿的公司做过大量研究后,看法才转变。

2017年底,黑蚁资本募资完成,投资泡泡玛特。黑蚁资本在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连投泡泡玛特,一期、二期人民币基金均投资泡泡玛特。在黑蚁投资泡泡玛特的四轮中,在2019年之前,从来都没有竞争者。

何愚与王宁关系不错,定期交流和沟通,黑蚁资本为泡泡玛特做过不少消费者调研和行业调研,包括拆解迪士尼的流媒体战略转型路径,去验证泡泡玛特的商业模式,并持续给出战略建议。王宁和何愚还有另外的交集,王宁是黑蚁资本二期人民币的LP。

泡泡玛特不是一直受资本青睐,在公司早期没有一家大基金参与,他们不是没有接触,而是不看好。即便早期幸运投了泡泡玛特的投资人,对该项目的判断也是模棱两可,没有人能真正理解这家公司的价值。

2017年,泡泡玛特曾登陆新三板。从2014年始、2015 年、2016年连续3年亏损,得益于Molly和Pucky两大IP,泡泡玛才扭亏为盈,从2018开始泡泡玛特表现惊人,保持高速增长。2018年营收增幅为225.4% ,2019年的营收增幅为227.2 % 。2019年4月,泡泡玛特退市。

资金曾困扰着这家公司年轻的创始人。2017年之前,泡泡玛特的单笔融资最多不过3000万,最少只有200万。

这些金额不多的投资款对王宁来说,至关重要。早期投资人,对王宁来说更为亲近,他们是麦刚、屠峥、苏凯、何愚,虽然那时他们毫无名气。

在逆境中走来,拿投资人的钱是不得已,当公司不缺钱时,王宁几乎没有再出让过新股份,他陆续回收老投资人手里的份额。泡泡玛特的招股书显示,王宁至今拥有着公司控股权——占比56.33%。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