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法院悬赏:最高奖励1个亿,涉案金额11个亿,被执行人是谁?

热点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ivye
35 0 0

  2023年3月24日(农历2023年闰2月3日),北京一法院悬赏:最高奖励1个亿,详情公布!。

  最高奖励1个亿!昔日“东北药王”“黑龙江首富”拒不履行!北京一法院发悬赏公告。

  

北京时间2023年3月2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悬赏通告,最高奖励1个亿。

  悬赏公告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共青城磐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申请执行朱吉满、白莉惠一案中,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维护法律尊严,保障申请人胜诉权益,督促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文书,现依据申请执行人的悬赏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特发布悬赏公告。

  执行标的:案件执行标的金额1,112,311,877.27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执行案号:(2020)京02执1054号

  执行依据:(2018)京民初122号

  被执行人一:朱吉满,住所:陕西省西安市,身份证号码:610104196404172151。

  被执行人二:白莉惠,住所:陕西省西安市,身份证号码:610102196504132349。

  悬赏条件:举报人提供可供执行财产线索并经查证属实的(不含本院已掌握线索),按照执行到位金额的10%予以奖励。

  悬赏期限: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一年

  联系人及联系方式:举报电话:010-87553243联系人:苏法官邮寄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路10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一庭

  本院郑重承诺:对举报人身份及其提供线索有关情况予以严格保密。

  朱吉满、白莉惠是谁?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1964年出生于陕西的朱吉满,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1988至1992年在西电医院做眼科大夫,他的夫人白莉惠是在医院工作时的同事。

  1993年,朱吉满辞掉“铁饭碗”,开始下海创业生涯。一开始,他是做药品代理销售。2000年,朱吉满用做医药代理商积累的原始资金买下濒临破产的黑龙江康复研究所附属药厂,并改制为誉衡药业。

  2004年,誉衡制药研制出一种叫“鹿瓜多肽注射液”的原研药列入国家医保范围,这很快为公司带来丰厚的现金流。2009年,誉衡药业净利润突破1亿元,2010年6月23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从誉衡制药上市以来,朱吉满就热衷于频繁并购和连续狙击上市公司控制权。

  在朱吉满策动下,誉衡制药先后收购了哈尔滨蒲公英药业、澳诺制药、上海华拓等40多家医药企业,通过整合使公司从单一狭窄的骨科治疗领域进入到心脑血管、营养、抗肿瘤、糖尿病等多个治疗领域,并购规模一度达到137亿元。

  由此带来的营收业绩也十分喜人。2011年到2017年,誉衡药业营业收入分别为5.46亿元、7.11亿元、13.1亿元、19.1亿元、26.8亿元、29.8亿元和30.4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17亿元、1.65亿元、2.27亿元、4.44亿元、6.65亿元、7.17亿元和3.10亿元。

  疯狂的收购带给了朱吉满成功的喜悦。2015年,朱吉满以12亿美元的资产,位列华人富豪榜第317位,在全球富豪中排名第1605位。

  自2015年登上华人富豪榜之后,朱吉满以“野蛮人”角色开始频频举牌上市公司,大手笔增持山东药玻和广济药业。不过,他也遭遇了相关公司的强力狙击。其对山东药玻的举牌中,因为山东药玻原管理层反击其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实施定增计划而宣告失败。

  “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另据界面新闻报道,“东北药王”“黑龙江首富”与“野蛮人”。这都曾是誉衡药业实控人朱吉满身上的标签,它们源于朱吉满在资本市场上激进的并购策略。不过,“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2022年11月11日,誉衡药业发布公告称,哈尔滨中院于11月10日作出裁定,终止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的重整程序,并宣告誉衡集团破产。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的股份数量为7.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13%,前者破产事项可能会导致后者控制权发生变化。此外,两者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誉衡集团破产不会影响誉衡药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据统计,登陆深交所后,誉衡药业共实施27起并购案,成功完成14起,涉及金额为129亿元,并累计发布近百次控股股东股票质押公告。

  其中包括,以2.1亿元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获得安脑丸、安脑片;以4.2亿元收购澳诺制药,获得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液;以6.98亿元收购上海华拓,获得注射用磷酸肌酸钠;以23.9亿元收购山西普德药业,获得后者153个药物品种等。

  此外,2015年,誉衡药业在深圳设立誉海金服,踏足互联网金融;设立誉衡基因,从事基因检测服务和大数据运营;与药明生物合作,布局生物药领域。

  这一系列动作使公司的产品线涉及心脑血管、骨骼肌肉、营养类、抗感染、抗肿瘤等多个领域,但同时,大举并购也导致其产品、业务之间缺乏协同性,公司商誉高企,颇具财务和运营压力。

  显然,誉衡药业没有如预期般发展。

  在行业政策影响下,2016年,誉衡药业归母净利润达到高点后开始后一路下行。受两票制影响,2016年至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激增,分别为2.61亿元、10.65亿元、29.38亿元。拳头产品鹿瓜多肽注射液因辅助用药政策而“落下神坛”,销售额由逾亿元下降至千万元左右。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17亿元、3.10亿元、1.26亿元。

  2018年,因普德药业、上海华拓、南京万川营收低于并购时的预期,誉衡药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66亿元。这一数字到2019年飙升至26.15亿元,导致当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26.62亿元,成为公司上市后首亏。

  如此业绩之下,公司只得割子卖股、瘦身转型。

  2018年,誉衡药业先后终止收购上海瑾呈和合肥天麦生物。此外,公司拟以不低于55亿元的价格向力鼎投资转让上海华拓、西藏誉衡阳光和普德药业三家公司;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中健投资控股,拟以39.4亿元向其出售誉衡药业不低于35%的股权。但上述交易最终均未能实现。

  而随后,因股票质押爆仓、债务违约,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誉衡药业股票多次遭遇被动减持、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司法拍卖。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北京二中院金色天平微信号、中国经营报、界面新闻、公开资料

  (转自:每日经济新闻)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