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政法委原副书记被悬赏事件调查:多宗债务官司缠身

热点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ivye
27 0 0

  2023年3月26日(农历2023年闰2月5日),兰考县政法委原副书记被悬赏追逃事件调查:被指冒名顶替上大学。

  被悬赏追逃的县政法委原副书记。

  

北京时间2023年3月26日,3月上旬,一份由开封市禹王台区监察委员会和开封市公安局禹王台分局联合发布的悬赏通告在网络上被转发,被悬赏追逃的对象叫袁德朝。通告称,袁因涉嫌严重违法,于2023年2月6日潜逃至今。

  袁德朝的身份很快被注意到:曾任河南省兰考县政法委副书记。

  早在网络上引发关注之前,很多兰考人就已经知道了袁德朝被悬赏追逃的消息。一位兰考当地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前述悬赏通报的落款日期是2023年2月23日,在这个日期后那几天,兰考街头就已经张贴出了这份通告,“贴得到处都是,包括袁德朝在兰考的住址星威小区,还有他的老家,都贴了”。

  张贴在悦兰公馆项目销售中心窗玻璃上的悬赏通告。本文摄影/刘向南

  禹王台区和兰考县都是开封市下辖的县级行政区。之所以由禹王台区的前述两部门联合发出这份通报,在兰考县委工作的一位人士这样分析:“袁德朝当过兰考县的纪委副书记,不能再让本地纪委来办这个案子,要异地办理。”

  3月9日,《中国新闻周刊》在兰考县城看到至少有三处仍张贴着追逃袁德朝的悬赏通告:一份贴在袁德朝曾工作过的原城关镇亦即现兰阳街道办事处的大门口,一份贴在据称是由袁德朝的前妻李银枝开发的悦兰公馆地产项目销售中心的墙上,另一份张贴的位置则尤具嘲讽意味贴在了袁德朝曾工作过的县纪委马路斜对面一处公厕的门上。

  在兰考县委工作的前述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办理袁德朝涉嫌严重违法案之初,是开封市纪检部门督办,“现在舆论闹大了,河南省纪委监委已派了工作组来督办,本来袁德朝这个级别的干部,是轮不到由省纪委监委来办案的”。

  3月11日,《中国新闻周刊》致电悬赏通告中的联系人,一位武姓警官称,袁德朝尚未归案。

  被指曾冒名顶替上大学

  提起袁德朝,曾在小时候和他一起上学并在之后工作中与他偶有往来的一位兰考人士这么描述:“袁德朝的弯弯多。”

  “弯弯多”是当地土话,用来形容一个人行事复杂,蹊跷事情多。

  按照悬赏通报上的信息,袁德朝生于1970年12月,有一个曾用名:赵志亭。

  对于袁德朝为何会使用“赵志亭”这样一个曾用名,包括袁德朝的一位堂哥在内的至少三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袁德朝曾冒名顶替上大学,被冒名顶替者正是赵志亭。

  袁德朝的老家在兰考县南彰镇南彰村。南彰村是南彰镇政府所在地,地处兰考县城东北部,距县城约40公里。南彰村现有人口约4000人,大多姓袁。

  《中国新闻周刊》在南彰村了解到,袁德朝出身于一个农民家庭,兄弟三人,他是老大,二弟在兰考县交警大队公路巡逻二中队工作,三弟也在兰考县城里工作。袁德朝还有一个妹妹,家也在南彰村。袁的父亲在两三年前去世,袁母则已经70多岁了。袁家的老房子在村东头一个短巷的尽头。3月10日,《中国新闻周刊》寻到袁家的这座房子。这是一座只有三间砖瓦房的小院,大门锁着,没有人在。

  袁德朝是在本村读的小学,也应该是在本村读的初中。生于1966年的袁德国是袁德朝的堂哥。袁德国回忆,他和袁德朝一起上过学。对于袁德朝有没有读过高中,袁德国表示他已不记得了,另外几个受访者也表示说不清楚。

  但是,无论是袁德国还是其他村民,能够回忆清楚的是,袁德朝在中学毕业后,先是去县城里做了一段时间生意,“没有挣到钱,之后才去读的大学”。

  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袁德朝读的大学是原开封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以下简称开封师专),2000年并入河南大学。在大学生稀缺的年代,能考入开封师专也不是一件易事。

  但是,袁德朝当年去读开封师专,不同于正常途径他是冒名顶替了赵志亭。

  许多南彰村的村民知道,赵志亭确有其人,是兰考县许河乡董堂东村人。董堂东村在南彰村东南方向,两村相距七八公里。这里已是兰考县最东端,再往东没多远,是山东菏泽地界。

  3月11日,《中国新闻周刊》在董堂东村了解到,赵志亭确属这个村人。赵志亭共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四。现在四兄弟中,只有老三赵喜亭一家住在村里。四兄弟中只有赵志亭读书好,是大学毕业生,现在开封市工作,是一名教师。

  董堂东村的一些村民已经知晓袁德朝被悬赏追逃的消息,而且也已知晓悬赏通告中出现了赵志亭的名字。

  但是,赵志亭的三哥赵喜亭表示,他没有听过袁德朝被追逃的事,也不知道袁德朝和他弟弟赵志亭之间有什么联系。赵喜亭说,赵志亭在开封教书,这些年极少回村,他和弟弟也很少电话联系。

  3月11日,赵志亭在电话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不认识袁德朝,没听说过袁被悬赏追逃的事,也不知道袁是否冒名顶替他上大学。赵志亭说,他生于1972年3月,是在兰考一中读的高中,1989年曾复读一年,那年高考的分数已记不清,他也没有接到过入学通知,1990年再次参加高考,他考上河南师范大学,读的是数学专业,1994年毕业。他现在开封第二职高工作。

  潜逃前已转为“闲职”

  在被悬赏追逃前大约两年的时间里,袁德朝应该已不再担任县政法委副书记的职务了。

  据前述在兰考县委工作的人士介绍,按照当地不成文的规矩,正科级实职干部,年满51岁,就会转为一级主任科员,“也就是从领导职位转到非领导职位,转成‘闲职’”。这位人士说,按照这个规矩,2021年前后,袁德朝就应该离开了政法委副书记的职位。

  其实,若回溯袁德朝的从政历程,在兰考县,相较于县政法委副书记,他更为人知的身份应该是县纪委副书记。

  上世纪90年代初,从开封师专毕业后,袁德朝应该是先在兰考县的乡镇政府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对于他大学毕业后工作的起点,几位曾经与他有过来往的当地人士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但可以确定的是,在乡镇政府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袁德朝到城关镇任纪检书记。

  不止一位受访者回忆,大学毕业回来,刚参加工作,袁德朝还应该是用的“赵志亭”这个名字,就是在到城关镇工作前在乡镇政府工作期间,他把名字改回了本名。

  在兰考县城关镇任纪检书记之后,袁德朝进入县纪委,先任常委、某科室主任,后升为副书记。袁德朝在兰考县纪委工作前后10年左右时间。任县纪委副书记期间的袁德朝曾给兰考当地一位受访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据该受访者描述,袁德朝的办公桌上摆放的香烟档次从来没低过软中华,“他坐的椅子比纪委书记的还要豪华,上下班开的车,是两箱的白色奔驰”。

  该栋高11层的米黄色大楼是袁家所有。

  后来,袁德朝被调任县政法委副书记。对于他改任县政法委副书记的具体年份,几位受访者的记忆都已不确切,只是表示“他到政法委工作有五六年”。而在兰考广为人知的是,在离开县纪委之前,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袁德朝举报了当时的县纪委书记,原因不得而知。但是,袁德朝举报未果,不久他就离开了县纪委,改任县政法委副书记。多位受访者据此认为,袁德朝的调任与举报事件有关。但是,对于这种说法,《中国新闻周刊》没能在权威部门处得到证实。

  多位受访者回忆,到县政法委任副书记后,袁德朝开始“变得消沉”,“也不怎么去上班”。这期间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因为对调任不满,袁德朝的前妻李银枝还曾到县委闹过。一位受访者回忆,当时县委一位副书记出来协调,李银枝不搭理这位副书记,声称要见县委书记。

  多宗债务官司缠身

  袁德国最后一次联系袁德朝是在今年春节前一两天,是为了催要袁德朝欠他的钱。

  袁德国在南彰镇上经营一家书店兼文具店。他回忆,六七年前,南彰建商业街,征了上百亩土地。在这之前,袁德国花了15万元从别人手中买了一块耕地,征地时,他的这块耕地只被补偿7万元,袁德国不同意。镇干部便找到袁德朝,让他出面来做这位堂哥的工作。

  袁德朝时任县纪委副书记。袁德国回忆,袁德朝告诉他,等商业街建成,如果他要买商铺,以成本价卖给他。时任南彰镇党委书记的张其芳也表示认可。袁德国最终同意了,后来他买了八间门面房,价格是85万元。袁德国回忆,当时袁德朝让把这笔钱交给他,由他给镇里,再由镇里给开发商。

  袁德国同意了,后来袁德朝拿走了这笔钱,还打了收条。袁德国说,这85万元,除了在建商业街时他拉的砖被作价5万元外,另80万元,袁德朝分三次拿走,金额分别是40万元、30万元和10万元。

  袁德朝拿走这笔钱已经六七年了,但是至今,开发商仍在向袁德国讨要。在过去这几年中,尽管他多次催要,袁德朝只是给开发商交付了约30万元,还有50多万元未付。2023年春节前一两天,他再次给袁德朝打电话,他告诉袁德朝,开发商在找镇政府,镇政府在找他,他问袁德朝究竟有没有把钱给人家,袁德朝说“保证会给”。

  但是,袁德国等来的不是钱被付清的消息,而是袁德朝潜逃被悬赏追捕。

  3月11日,已到开封市任职的张其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年袁德朝与南彰镇商业街的开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跟他的一个堂兄有欠款”。

  “当时我相信袁德朝,觉得他不能坑我啊。”袁德国说,“现在看,他确实坑了我。”

  而在兰考县,被袁德朝“坑”的人,肯定不止袁德国一人。在袁德朝被悬赏追逃前,向他讨债的人已大有人在。因为欠款,他甚至被多次告上法庭,其中一些法律文书被公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

  据公开的法律文书,有关袁德朝的最早的一宗“民间借贷纠纷”,发生在2016年,彼时袁还在县纪委工作,他被住址在浙江温州市的官为民告到开封市金明区法院。

  袁德朝欠官为民借款本金400万元。2016年9月,金明区法院下达民事调解书,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袁将在2017年分为三期偿还这笔钱,根据还款情况,同时在2017年的相应月段按照每月8万元、6万元与4万元等三种数额支付利息;另外双方约定,如果前述款项袁有任何一笔未按期履行,官为民除可按照前述约定执行下余款项外,还可执行袁80万元违约金。

  在袁德朝离开县纪委到县政法委工作后,公开的法律文书显示,他的民间借贷官司多了起来。

  2020年,赵某超曾向兰考县法院起诉袁德朝。2020年12月30日,赵某超提出撤诉,兰考县法院裁定准许撤诉。

  2021年,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兰考县支行(以下简称农行兰考支行)把袁德朝告到兰考县法院,案由是信用卡纠纷,兰考县法院于2021年4月立案。后来在审理过程中,农行兰考支行提出撤诉,2021年7月,兰考县法院裁定准许撤诉。

  2021年,王某进也曾和袁德朝发生过法律纠纷。兰考县法院为此在2021年9月下发过财产保全执行通知书。据知情人透露,袁德朝欠王某进100多万元。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前述官司中的当事人赵某超,曾是兰考第一医院院长,是南彰镇人。王某进是兰考人,主要做渣土车生意。《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赵和王,前者未接听电话,后者则拒绝了采访。

  袁德朝的“朋友圈”

  在一位曾在兰考县委工作过且与袁德朝有所往来的人士看来,袁德朝是“很反常的一个人”,他不怎么爱和人打交道,总是板着脸。

  而作为一名先后在县纪委、县政法委任要职的地方官员,袁德朝会被多人讨债且被告上法院,这种情况更为罕见。“债权人是没有办法了,才会把他告到法院。”这位人士这么分析。

  在一些受访者看来,目前法律文书公开的袁德朝的债务,只是其中一部分。一位知情人士说:“他欠的钱,有几千万。”

  对于袁德朝为何频频借钱,因由不得而知。在兰考流传的一种说法是,袁德朝曾参与赌博输了钱。但对于这个说法,《中国新闻周刊》未能在权威部门处得到证实。而对于袁德朝为什么会被调查,据一位与袁熟悉的人士分析,也应该和欠债有关,“告他的人多”。但对于这一说法,《中国新闻周刊》亦未能在权威部门处得到证实。

  袁德朝与当地开发地产项目的商人李德强之间的一宗诉案,则可以一窥袁的“朋友圈”。

  这宗诉案同样是“民间借贷纠纷”。据兰考县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袁德朝曾以家中建房,先后四次向李德强借钱,分别是:2015年7月借400万元,李银枝以她名下国用(2009)第01651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案外人袁某红提供个人担保;2015年8月借600万元,以李银枝名下土地证及房屋作抵押,孔某成、孙某卫作为担保人;2015年9月借300万元,以袁德朝名下位于开封森林半岛的一套房屋作抵押,张某民作为担保人在借条上签了字;2015年9月借300万元。

  因李德强催要欠款及利息,2017年10月袁德朝曾出具还款计划,但后来仍未能按协议履行还款,于是,李德强将袁德朝夫妇告上法庭。一审法院判决袁德朝夫妇支付李德强借款本金1600万元,并按月息2分支付利息。袁德朝夫妇不服,上诉至开封市中院。2020年12月,开封市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在向李德强借款时,提供担保的孔某成,现是兰考县某镇党委书记,孙某卫曾任兰考县纪委某室副主任;张某民曾任兰考县法院常务副院长,后调到禹王台区法院当院长,已在2019年因病去世。一位知情人士说,张某民与袁德朝关系不错。

  提供个人担保的袁某红的身份则相对特殊,他也是南彰村人,是袁德朝的堂侄。袁某红曾做过律师,后进入兰考县纪委工作,现任某科室主任。

  李德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本来与袁德朝不认识,张某民与他哥哥是高中同学,是经张某民的介绍,袁德朝向他借钱。

  李德强回忆,“他说借钱是为了盖房子,他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这也是要办正事,”于是就把钱借给了他。

  袁家的房产项目

  在兰考县城中山北街和考城路交叉口南约100米处,中山北街路西,有一座高11层的米黄色大楼,在周边矮楼中如鹤立鸡群,颇引人注目。一些当地人已知道,这栋楼就是袁德朝家所建。当年袁德朝向李德强借钱,就是用于建这座楼。

  李德强与袁德朝夫妇诉案判决书中曾描述过这栋楼:为商住两用,大概是在2014年开始建造,建筑面积8799.77平方米,楼房建成后登记在李银枝名下。现在这栋楼主要用于出租,楼内有艺校、律师事务所、月子会所、餐饮店等租户。

  3月14日,李德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迄今他仍未从袁德朝夫妇处拿回一分欠款,不过他已到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也已经启动执行程序,除了中山北街这栋楼,袁家还有其他房产,都已查封。

  据李德强介绍,袁德朝在开封森林半岛小区有套房产,是登记在袁的名下;在兰考县城的星威小区,也有一处房产,尽管袁一直住在那里,但这套房产登记在袁的父亲名下;在兰考县城,还有袁家的一座空院子,但也是登记在别人名下。

  除此之外,包括李德强在内的一些兰考人都知道,位于兰考县城振兴路西侧、清源路北侧的一个名叫“悦兰公馆”的在建地产项目,也是袁家的资产。

  兰考县城里的悦兰公馆项目。

  2020年7月,兰考县政府网站曾公示过悦兰公馆项目的规划方案。据公示,该项目的建设单位为兰考昊洋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洋置业),用地面积20020.5平方米,总建筑面积52037.17平方米,共241户,停车位321个。

  3月10日,《中国新闻周刊》在悦兰公馆项目现场看到,这是一个由四栋六层高的楼房与两栋18层高的楼房组成的项目,楼房均已封顶,但工地处于停工状态,一位工作人员说,在春节放假后就没有再开工,“受袁德朝这件事(指被悬赏追逃)影响”。

  作为建设单位的昊洋置业位于清源路路边悦兰公馆销售中心的楼上,也是空空荡荡。查询工商资料可知,昊洋置业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袁昊。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袁昊为袁德朝之子,袁德朝有两个儿子,另一个儿子名叫袁洋,“昊洋置业”这个名字,应该是在袁昊、袁洋这两个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来。

  袁德朝的前妻李银枝,则被认为是悦兰公馆项目开发的真正主持者。

  在兰考县,李银枝是有名的“能人”。她生于1970年,是南彰镇李堡村人。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李银枝的父亲、哥哥就做贩卖香烟的生意并发了家,在与袁德朝结婚后,李银枝也做了很多年的贩烟生意。一位知情人说,李银枝贩烟,不通过烟草专卖局,有渠道和烟厂直接联系,她贩卖中华、石林等多个品牌的香烟,“拉烟到兰考的高速路口,在那儿就被商户给分了”。直到最近几年,她才停止了这门生意。

  2019年7月,李银枝与袁德朝办理了离婚登记,解除婚姻关系。在与李德强的诉案中,袁德朝夫妇曾出示过有关他们离婚的证据,证据显示他们离婚的原因是袁德朝自2015年左右开始经常打牌置家庭于不顾,两人经常为此争吵。

  据一位与李银枝关系要好的女士说,袁德朝出事后,李银枝也被带走调查,至今未归。

  发于2023.3.27总第1085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被悬赏追逃的县政法委原副书记

  记者:刘向南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转自:中国新闻周刊)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