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幸存的“钢腿女孩” 没躲过网暴,希望网络上多一些正能量

热点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ivye
33 0 0

  2023年3月28日(农历2023年闰2月7日),拒绝网络暴力!地震幸存的“钢腿女孩”,还是没有躲过网暴。

  汶川地震幸存“钢腿女孩”:直面网暴是为残障人士发声。

  

北京时间2023年3月28日,3月26日,汶川地震幸存女孩牛钰发布一段更新视频,自述遭遇网暴的经历。在她公开的私信记录中,部分网友对其进行了侮辱谩骂、恶意骚扰。视频中,她直面这些攻击,“不完美又怎么样,我们依然可以闪闪发光,我要一直拽下去。”

  26岁的四川女孩牛钰,妆容精致,乐观向上,笑容里自带着感染力,其实,她是一个残疾人,11岁那年,她经历了汶川大地震那场浩劫,她在废墟下被埋了三天三夜,失去了右腿,她还失去了自己的弟弟和9个小伙伴。

  废墟中被埋3天3夜

  获救后右腿截肢,耗时10年才“走出来”

  1997年5月12日,牛钰出生于四川绵阳。11岁生日那天,牛钰在北川曲山镇上小学,正期待着妈妈晚上准备的生日宴和蛋糕,汶川大地震“揉碎”了她的生日愿望。顷刻间,教室被夷为平地,她在废墟下被埋了3天3夜。

  获救后,因为气性坏疽,牛钰的右腿被高位截肢。为保住左腿,她经历了30多次手术。从11岁到20岁,牛钰习惯将自己隐藏。她每天用海绵外壳裹着假肢,只穿长裤,努力忍受着伤疤与假肢摩擦带来的痛苦,假装洒脱地走在人群中。

  牛钰也曾陷入自卑和失落。曾是校田径队一员的她,再也不能在赛场上奔跑。

  改变发生在2018年,汶川地震10周年。牛钰做了一个决定:穿着取掉海绵的假肢,走向人群。“2018年5月12日,刚好是我的生日。”牛钰介绍,那一年,她送给自己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参加首届汶川马拉松,主题为“新生”。

  这次马拉松,也成为牛钰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我跑得很慢。到了最后几公里的时候,腿都已经没感觉,想放弃了。”就在这时,跑道两边传出加油声,成为推动她前进的动力,“突然有一个人用四川话喊了一句‘妹妹加油’,然后大家就跟着喊‘汶川加油’‘中国加油’。”在大家的加油声中,她用3小时53分钟,咬牙跑完了21.0975公里。

  从那一刻开始,牛钰和自己达成和解,从自己内心中走出来,还生活以颜色。牛钰说:“只有真正从内心去接纳自己,喜欢自己,才会更有力量,有勇气去面对以后的生活。”

  这个带着机械假肢走路的女孩,向世界呈现了出人意料的乐观:她给自己的机械腿装上最酷炫的粉色荧光灯,走起路来一蹦一跳,欢欢喜喜,照亮一条街,被称为“闪光女孩”。她爬上了4500米的雪山,参加了马拉松,2021年10月,她带着机械腿在上海时装周走秀,这则新闻一度冲上了热搜榜第一。

地震幸存的“钢腿女孩” 没躲过网暴,希望网络上多一些正能量

T台上的牛钰

  也正是从那天开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她的故事,更爱上了她的“不寻常”。

  2022年她被共青团四川省委授予“四川青年五四奖章”,她还当选四川省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她积极为残障人士发声,建议加大无障碍环境建设理念的宣传力度,让生活有爱无“碍”。

  T台上的牛钰饶是这样乐观的女孩,却还是成了网络暴力的猎物。“你怎么能这么恶心,一天到晚只知道博同情,你觉得你配吗?”

  “看你一天笑嘻嘻的样子,真的心烦,觉得你没腿活该,对自己要有点自知之明”

  “你拍视频为了什么?懂的都懂。”

  ……

  记者注意到,部分网友对她的身体残疾和乐观生活态度充满了恶意。3月27日,牛钰接受记者采访,对部分网友的网暴进行了回应。她表示,要为自己也为那些饱受异样眼光而选择沉默的残疾人士发声。她之所以站出来说这事,是要让更多所谓“喷子”能够看到,不要对别人的身体缺陷进行攻击,希望网络上多一些正能量,对残障人士多一些关爱。

  “我的粉丝有一些残障人士,也有很多年轻的残障人士,他们给我发了不少私信,我也了解到很多他们的想法。”牛钰介绍,残障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视频,分享自己的经历,是件很好的事情,“我们是想鼓励更多残疾朋友能够站在阳光下面。同时,让更多人去了解残疾人群体,在日常生活中给予一些正确的帮助。”

  她说,自己之所以站出来说这事,是要让更多所谓“喷子”能够看到,不要对别人的身体缺陷进行攻击,希望网络上多一些正能量,对残障人士多一些关爱。

  赤裸裸的生理羞辱,阴恻恻的诛心之论,黑沉沉的人身攻击,这一切的言语污泥浊水试图将一个女孩失去一条腿之后15年的付出和努力,都扣上了“搞炒作”“博同情”的污名,消解她的希望和向上的力量,将牛钰生命中的闪光、善良、乐观、热情拖入阴谋论的黑暗当中。

  牛钰试图向这些网暴者做出解释,“你这个话说的不太对,不好意思,给你发私信打扰了”,却陷入了自证清白的陷阱中:要不断证明自己拍视频不是炒作。甚至后期的恶评已上升到对残疾人的攻击:“你们残疾人都这么恶心吗”,牛钰就不再做解释了。

地震幸存的“钢腿女孩” 没躲过网暴,希望网络上多一些正能量

黑夜中行走的牛钰

  网络里,总有人把刻薄当成清醒,把偏执当成率真,把对陌生人的无边敌意,当成自我存在的证明。在仇恨中寻觅队友,在口水中踩踏人性,把美好毁灭,把单纯践踏,希望这个世界只留下一道黝黑、腥臭的人性阴沟。

  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有春风,有阳光。他们以己度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失去一条腿之后,还能继续保持闪闪发光的心态;他们不相信陌生人之间有纯朴的帮助;他们不相信人间有爱情、亲情和友情。他们对一起与己无关的事件,投射出情绪深处的自私、刻薄、仇恨、怨毒、撕裂,再正常不过的事件,也被他们刁钻地找到角度,勾连上各种无稽的阴谋论。

  为爷爷献上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的女大学生,染了粉色头发,那就是自甘堕落;癌症晚期的女孩“松饼君”因为发了几条不那么病态的动态视频,被“人间清醒”地认定为借癌炒作;至于,像牛钰这样不甘屈服于生理残障的女孩,甚至还要高调地秀出自己的钢腿,在“网络暴徒”看来那更是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于是,牛钰就这样遭遇着一波波的人格上的羞辱、阴谋论式的逼问、有罪推定的构陷。这个26岁的女孩没有因为命运不公而自怨自艾,没有龟缩在与世界为敌的躯壳里面,她愿意展示自己的美,展示自己闪闪发光的那条机械腿,告诉全世界:残疾人不需要俯视的怜悯,却遭遇了龌龊的网暴。

  黑夜中行走的牛钰有一句话叫“好人不知道坏人有多坏,坏人也不知道好人有多好”。这句话可能是网络世界里打不通的次元壁,把刻薄当成清醒,把偏执当成率真的人,真的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人。相反,他们会通过网暴的手段,传播龌龊的阴谋论、卑鄙的诛心说,把整个舆论场的价值观拉进自己熟悉的泥淖中。如今,网暴已经成为当下热议的社会话题。在政策和技术层面上,国家职能部门陆续推出一系列整治措施和技术规范,平台也推出了“一键屏蔽”等措施,但是,网暴之所以难以治理,还在法不责众或者说,那些“按键伤人”的网民,数量众多,心态扭曲,让人性幽黑成为网络流量的收割器,在冰冷的赛博空间里聚拢了“同志与战友”。

  在法律治网暴,技术治网暴的同时,还需要用“心”去治理,让我们学会本该在幼儿园里就学会的与人为善、相信有光,别把执拗、偏激伪装成清醒、高深,沉迷于刻薄的阴谋论,那是智力和道德的双重缺陷:网暴是可耻的!

  来源:澎湃新闻

  (转自:澎湃新闻)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