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姐弟坠亡案:生父与女友当庭翻供,女友称自己有精神病

热点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ivye
84 0 0

  2023年4月7日(农历2023年闰2月17日),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嫌疑人张波、叶诚尘当庭翻供,公诉方举证驳斥。

  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细节:生父当庭否认将两孩子摔下楼,其女友称自己有精神病,交往初期被他强奸。

  

北京时间2023年4月7日,昨天,4月6日下午,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案(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庭审结束,将择期宣判。

  历时13个小时,重庆市高院4月6日上午9点30分许开庭审理的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上诉案(即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庭审在当晚10点30分结束。2020年11月2日,家住重庆南岸区锦江华府的张波将2岁的女儿雪雪(化名)、1岁儿子洋洋(化名)从15楼的家中摔下楼,致2名孩子死亡。南岸警方侦查发现,这起故意杀人案的嫌疑人除张波外,还有其女友叶诚尘。

  重庆市五中院经一审审理认为,张波、叶诚尘突破人伦底线、道德底线、法律底线,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且两人作案动机特别卑劣,主观恶性极深,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叶诚尘与张波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当。

  据此,重庆市五中院2021年12月28日一审判决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两被告人提出上诉。

  参加该案二审的旁听人员4月6日晚告诉澎湃新闻,二审庭审中,张波、叶诚尘当庭翻供。张波表示孩子坠楼系意外,不是他摔下去的。叶诚尘则表示,警方恢复的微信聊天记录中的杀害两个小孩的共谋内容,只是两人冲动的商讨,并没有想去实施,并称自己有精神疾病。“对于他们的翻供及辩护人的辩解,出庭检察官通过一组组证据、视频资料予以回应。”

  旁听人员表示,张波、叶诚尘及其辩护人和出庭检察人员围绕案件事实、证据及法律适用等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法庭认为该案庭审焦点有包括两被告人主从犯问题、取证程序等共7个,其中有3个已当庭进行回复。

  4月6日22时30分许,法庭宣布休庭,表示该案将择期宣判。

重庆姐弟坠亡案:生父与女友当庭翻供,女友称自己有精神病

涉嫌故意杀人的叶某尘和张某。

  生父当庭否认将两孩子摔下楼,辩称是意外

  重庆姐弟坠亡案一审宣判1年3个月后迎来二审,参加过一审、二审的旁听人员薛啸(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没想到,一审对指控的基本事实和罪名无异议的张波二审时竟然翻供了,但叶诚尘的翻供是在意料之中。

  薛啸说,他能记得张波翻供的最重要的内容是他否认将两个孩子摔下楼,而是改称两个孩子意外坠楼。他的两个辩护人也在法庭提供了相关的一些证据。但出庭检察官也通过出示证据对此进行反驳。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重庆市五中院一审判决书中,在对本案犯意的提起以及张波、叶诚尘共同杀害两被害人的事实认定问题评判中。重庆市五中院审理认为,张波关于其抱住两个小孩双腿,将两个小孩同时从飘窗处扔下楼的供述,与证实飘窗窗台上有张波的赤足足印、飘窗下侧窗框边缘有雪雪的掌纹痕迹、坠楼现场有雪雪的血迹、二被害人系高坠身亡的《现场勘查笔录》《鉴定书》等相互印证。

  “张波的辩护人还表示,张波的前几次讯问都未作有罪供述,因为警方逼供诱供才作了有罪供述。”薛啸说,对于张波辩护人的说法,公诉方当庭出示公安机关侦查阶段的同步录音录像予以驳斥。

  对于张波的辩解,薛啸说:“出庭检察官也当庭反问张波‘既然你没有杀害孩子,那你为什么要删除聊天记录逃避侦查,为什么要给陈美霖写信忏悔并希望求得原谅’,张波对此哑口无言。

  今年1月,张波接连写三封信给陈美霖请求原谅。

  另一被告人辩称共谋聊天记录是“冲动商讨”薛啸说,如他所料,叶诚尘在二审庭审时,也对之前的说法几乎全面翻供。

  首先,对于指控张波、叶诚尘犯案的核心证据之一警方恢复的两人微信聊天记录。

  该案《检验报告》显示,公安机关经过对张波、叶诚尘的手机进行检验,从叶诚尘的手机中恢复与张波微信聊天记录17557条,起始时间为2020年5月28日11时21分至2020年11月2日18时15分,聊天记录证实叶诚尘以自己和家人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的事实为由,多次催促张波杀死两个小孩。

  叶诚尘表示,那些微信聊天记录是他们冲动下的商讨,并没想去实施。同时,她表示自己有精神病,这些聊天记录是她精神混乱的情况下所发。

  叶诚尘的辩护人也表示,这些聊天记录正是因为她有精神病,在精神混乱下所为。

  薛啸告诉澎湃新闻,对于叶诚尘及其辩护人辩称的精神病一说,公诉机关出示一审阶段对她的精神病鉴定报告予以答辩并表示否认。此外,叶诚尘的家人在案发后也做了精神病鉴定报告,他们以此证明家族有精神病史。

  同时,叶诚尘的辩护人表示,警方扣押叶诚尘手机时程序存在问题。叶诚尘是在警方的诱供下作的有罪供述。其辩护人对警方提取的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完整性提出质疑。

  澎湃新闻注意到,一审时,叶诚尘也曾在庭审时表示,她是在看守所同监舍人员的劝说下,为帮张波揽罪才作有罪供述。重庆市五中院一审查明,叶诚尘在2020年12月4日至24日期间,先后作过4次有罪供述,还亲笔书写了2份悔过书,对其与张波共谋杀死两个孩子的事实予以供认,亦对她与张波的微信聊天内容进行了确认和解释,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反映出其供述自然真实,没有受到任何胁迫,且其供述与张波的供述、微信聊天记录相互印证。法院认为该辩解不能成立,不予采信。

  薛啸说,对于叶诚尘及其辩护人的当庭辩解的诱供问题,公诉机关也当庭播放了同步录音录像。

  更让薛啸大跌眼镜的,是叶诚尘当庭表示她与张波交往初期被张波强奸,受张波的欺骗。

  翻供的生父最后又表示忏悔

  薛啸说,整个庭审过程较为顺畅,但张波、叶诚尘的辩护人当天庭审时的一些说法,让坐在旁听席原本不该发言的陈美霖及其家人两次发声。

  陈美霖抖音截图

  让陈美霖第一次发声的,是叶诚尘的辩护人在当庭向张波发问时,反复问张波“两个孩子案发时的年龄、身高,智力是否有问题”。薛啸说,旁听席的陈美霖忍无可忍后,大声对叶诚尘的律师说“你的娃儿智力才有问题”。另外一次,则是张波的辩护人在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提议以两个孩子的名义设立基金时,陈美霖及其母亲当即以“不需要”予以拒绝。

  “整个庭审过程中,张波、叶诚尘说的最多的是‘记不住了’‘听律师意见’两句话。”薛啸说,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翻供的张波还是向两个死去的孩子表示忏悔,也向陈美霖及其父母表示歉意,同时他也因自己无法给母亲养老尽孝表示对不起。他称自己立了遗嘱,如果真的被判死刑,他决定将自己的器官捐献。

  “叶诚尘在二审时并无悔罪表现。”薛啸说,叶诚尘整个庭审过程情绪都比较激动,在最后陈述时,她表示自己案发时不在现场,最多是从犯,她有精神病,希望法院判刑时能对她酌情考虑。

  薛啸说,整个庭审从早上9点半开始,除中午、下午吃饭外,中途休庭3次休息10分钟左右,直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庭审时间长的一个原因,在于张波、叶诚尘的辩护人对法官和检察官多次解释的问题反复提问,审判长当庭也多次提醒辩护人“注意节省时间,不要反复提出同一问题”。

  庭审时,法庭认为该案庭审焦点有包括两被告人主从犯问题、取证程序等共7个,其中有3个焦点问题审判长当庭给与回复,另外4个焦点问题当庭也给与一一解答,辩方也可就这4个问题提交新的书面证据。

  薛啸说,出庭检察官庭审时发表的意见与一审判决书的措辞几乎相当,主要认为公安机关的证据系依法取得,两个被告人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实、充分,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重庆市高院4月6日晚庭审结束后发布消息称,2023年4月6日,重庆市高院依法公开审理了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上诉一案。二审庭审中,张波、叶诚尘及其辩护人和出庭检察人员围绕案件事实、证据及法律适用等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张波、叶诚尘进行了最后陈述。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两个被害小孩的外公外婆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一家人备受痛苦煎熬一年多后,终于等来了二审开庭,他们希望二审能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

  案件回顾

  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30分许,居住在重庆南岸区锦江华府4单元15楼的幼童雪雪、洋洋坠楼身亡。经警方侦查,该起坠楼事件是一起故意杀人案,两名幼童的亲生父亲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是嫌疑人。

  2020年11月2日案发后,办案民警在询问张波情况时,通过查看张波的手机,发现他在2020年10月23日晚上10时39分和10时42分,通过手机百度查阅“2娃同时摔到地上”的内容。

  2020年11月2日,2名幼童从重庆南岸区锦江华府4栋15楼坠下(红圈处),检方指控孩子父亲涉嫌故意杀人。

  同时,据张波陈述,他前后多次进入出事房间,看见孩子在窗边玩,却没有关闭窗户,也没有将孩子带离危险区域,且张波与其女友叶诚尘的微信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不符合常理。公安机关怀疑该坠楼案件是一起刑事案件,先以张波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立案侦查。警方对张波、叶诚尘的手机提取、扣押后,经技术部门恢复二人的聊天记录,发现二人为结婚扫清障碍产生处理掉两个小孩的想法,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2020年11月10日,民警将张波、叶诚尘抓获后。次日,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分局对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

  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的撤诉申请,依法裁定准许。

  起诉书指控称,张波婚内与叶诚尘恋爱,后与陈美霖离婚。因叶诚尘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2020年2月左右,张波离婚当月,两人便共谋害雪雪和洋洋,多次讨论后,决定采用意外高坠的方式杀死雪雪和洋洋。

  此后,叶诚尘曾多次催促张波作案,2020年10月,张波曾伺机作案未成,同年11月2日下午,张波将雪雪和洋洋从15楼家中扔到楼下,致两名孩子死亡。

  一审宣判后,两被告人向重庆市高院提出上诉。

  近日,张波仍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在二审前夕接连给陈美霖写了三封狱中来信表示忏悔。

重庆姐弟坠亡案:生父与女友当庭翻供,女友称自己有精神病

  陈美霖说,从张波和自己相识到结婚,再到生子,张波从未给她写过一封信,入狱期间也一直没有一封道歉信。但在二审即将到来之际却急不可耐地连写三封信,并无比期待陈美霖的回信,显得过于刻意,目的过于直白。

  陈美霖回信表示,如果张波和叶诚尘需要赎罪,就是坦然接受一审判决静静死去。

  4月5日清明节,陈美霖到天台寺祭奠两个孩子。陈美霖表示,她今日在逝去孩子的骨灰前说,“孩子,再等等”。

  谈到马上要开庭了,这让她精神特别紧张,这段时间她难以入睡,总是很晚才睡觉。案发后,网上传了很多孩子坠楼现场的视频,现在她每天晚上都会想到那个画面。

  两名被害小孩的外公外婆向澎湃新闻表示,2岁的雪雪被杀害后,家人怎么抹她的眼睛都无法闭上,最后都是睁着眼火化的。她期盼法院能维持一审死刑判决,让他们能告慰死不瞑目的孩子。

  来源:澎湃新闻

  (转自:澎湃新闻)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