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报告:连环套!揭开“杀猪盘”的心理控制术。

热点资讯2周前更新 ivye
13 0 0

“我在华尔街那边有内幕消息,你可以跟着我们一起买。”

听到一名网友这样说,王枚心动了,点开这名网友发来的投资网站,她陆续转入5万元、10万元、30万元、80万元……为了得到所谓的充值奖励,王枚四处网贷、抵押房产,前前后后投入200万元左右。而当她试图提现时,却遭到平台拒绝并告知其交易量不足,需要继续充值,“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被骗了。”王枚说。

“杀猪盘”通常是指诈骗分子利用网络交友,诱导受害人投资赌博的电信诈骗方式。近年来,国家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力度不断加大。随着互联网新技术的发展,“杀猪盘”交友诈骗从传统的婚恋网站渗透到社交媒体各个层面,AI换脸、换声技术的升级更让此类诈骗变得更加隐蔽,亟须进一步加强精准防范,提高治理打击力度。

央视网报告:连环套!揭开“杀猪盘”的心理控制术。

“杀猪盘”不仅存在于相亲网站

2023年6月,王枚只身带着两个女儿前往境外求学,她看上了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套房源信息,加了自称房东的男性网友的联系方式。初次交流,这名男性网友表现得非常热情,他对王枚说现在房子还有租户,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带她看房,会帮王枚保留房源,并以此为由与她在社交媒体上保持联系。

 

之后,这名网友会时不时主动关心王枚的情况,得知王枚在当地人生地不熟后,特别热情地解答她的问题,“他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我刚到的时候,对于打车、叫外卖这些事情都不太会,都是他在教我,这让我对他很信任。”王枚这样回忆。

 

在一来一往的交流中,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后来,这名网友向她表白,声称想与她一起生活。一个人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遇到了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人,王枚心生感动,很快两人确定了关系。

 

不久后,这名网友开始时不时向王枚普及金融知识,并透露自己在当地从事金融相关工作,邀请她一起购买加密货币。起初,王枚比较反感投资,“但他跟我说,养育孩子开销大,租房成本又高,不如把钱放到平台来让钱生钱,我就被他说动了。”

 

在首次充值了两万美元后,王枚接到了反诈中心的电话。她当即质问网友,他却轻松地表示“没关系”并帮王枚成功提现两万美元,还多赚了1500美元。这让王枚尝到了甜头,也更加信任这名网友。

 

此后,这名网友隔三差五就会给王枚邮寄礼物,嘘寒问暖。尽管两人从未见过面,约定的见面日期也一次次推迟,她仍对他深信不疑,“他一直在给我描绘美好未来,看我喜欢海边,说要在海边买一套属于我们的房子。”王枚说。

 

在这名网友的游说下,王枚一次次“入金”,金额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最终发现提现不成,才猛然醒悟自己被骗了。

 

在各种社交平台上,类似故事不断上演。2022年,一名“211女硕士”遭遇“杀猪盘”,两周被骗138万元;2023年,上海一名老师深陷“杀猪盘”骗局,被骗400万元,民警12次上门劝阻无果……

央视网报告:连环套!揭开“杀猪盘”的心理控制术。

“你好,正经找对象。我平时喜欢运动多一些,空闲时间会研究一下数字货币的趋势。”近日,记者以相亲找对象为由,加入某社交平台上的相亲交友小组,很快就收到一条陌生人私信和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男士阳光帅气,颇具精英气质。

 

简单了解后,对方(下称A)以自己微信限制添加好友为由,希望通过QQ联系,随后又引导记者使用某国际社交软件与其联系,并不停索要照片,询问住址与所在单位等详细信息,以“真诚找对象”为由要求记者删除原先的社交软件,被拒绝后,表现得很恼怒。很快,记者发现A的账号改头换面,更换了昵称与头像。

 

不久后,又一则交友信息发来。对方(下称B)同样引导记者通过QQ联系,在聊天过程中不时透露自己“兼职赚了一些钱”,经常忙着“看趋势”。半个月后,B提出,想送记者一款名贵手表当作见面礼,表示自己业余时间做了点副业,收益还不错,并提出如果有兴趣,可以抽时间指点一下,“我叔叔是香港大学博士生,对金融和投资都很有见解,我能在北京买房都是靠我叔叔指导。”

 

随后,B又以出差不方便为由,试图将记者引导到另一款国际社交软件上,并“贴心”地帮忙注册好了账号。

 

记者在某社交平台上以这些国际社交软件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出现了大量受害者的发帖,很多都是从社交平台私信开始,一步步引导至某些国际社交平台,通过分享虚假投资网站、屏幕共享盗取个人信息等形式进行诈骗。

 

“‘杀猪盘’不只针对单身青年男女,也不仅存在于相亲网站。”在遭遇诈骗后,王枚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被骗经历。“身处网络社会,人们都有社交需要,找工作、找房子、找客户,都有可能遇到骗子,不可不防。”王枚说。

利用人性弱点设下连环圈套发现自己被骗后,王枚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她重新振作,开始寻找电信诈骗的蛛丝马迹。她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的被骗经历,很多网友和她交流,甚至有不少从事电信诈骗的人。交谈中,她慢慢收集了一些关于“杀猪盘”诈骗的内幕信息。她发现,如今的“杀猪盘”已经形成成熟的产业链:从上游的人设打造、场景素材提供、剧本编撰,到全流程的分工合作,再到下游洗钱分赃,每一个环节都设计得“严丝合缝”。

 

“‘杀猪盘’诈骗者频频得手的原因在于其深谙心理学原理。”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副教授向静说。她曾以某市公安局在2019年侦破的“杀猪盘”类案件相关资料为研究样本,剖析了“杀猪盘”电信诈骗犯罪的心理控制机制。

 

研究发现,在社交平台“寻猪”阶段,诈骗分子善用“晕轮效应”和马斯洛需求理论巧立人设,满足受害者的安全感、被尊重感、归属感等需求;在“养猪”阶段,通过适当的“自我暴露”、构造社会相似性等手段加深信任;“杀猪”阶段,通过无意间透露“投资信息”来激发受害者的“猎奇心理”,并给受害者构建期待;在成功实施诈骗后,还会通过虚构紧急事件给受害人制造慌乱,利用“沉没成本效应”让其加大投入。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诈骗分子会通过AI换脸等手段模仿真实的人与环境,这为电信诈骗的识别和劝阻增加了难度。

 

作为心理专家,向静曾参与某地一项调研,研究电信诈骗劝阻机制与话术。通过研究民警上门劝阻的录像,她发现,当民警明确向受害人表示其正在遭遇诈骗时,大部分受害人起初并不承认,在他们眼中,诈骗犯并非陌生人,而是自己的“朋友”“爱人”,是来带他们“发家致富”的,不少受害人甚至会帮着诈骗犯一起哄骗民警。“骗子已经在心理上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了,告诉他们投资利润太高,在国内就是不合法的,警察肯定会找上门。”向静说。

 

在对受害人的访谈中,向静遇到过民警上门20多次劝阻不成的案例,受害人每次都会编出各种理由来应付民警,前前后后被骗了300多万元。还有受害人被骗了十几万元,报警后痛哭流涕,发誓不会再跟骗子联系,但过了一段时间又会再次转钱给骗子。这种悔悟后又再次上当的情况,在受害人中并不罕见。他们多次陷入诈骗陷阱,不得己时才会向警方求助。

 

“在研究电信诈骗受害者的人格特质多维规律性特征时,我们发现被骗并非仅仅是因为受害者缺乏关爱或者存在人格缺陷,而是‘杀猪盘’心理控制机制利用人性的弱点设下一个个连环圈套。”向静参与的研究项目致力于深入了解电信诈骗受害者的心理特征。目前研究结果表明,很多受害者在人格特质上与普通人并无显著不同。许多受害者在决定“入金”之前都表现出极为谨慎的态度,会长时间观望,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冒险尝试。

 

如何破解“杀猪盘”的心理控制机制

被骗后,王枚一度生活在痛苦和自责中,和很多受害人一样,她没有办法接纳自己,甚至自我伤害。整整一个月,她每天只吃一顿饭。

 

在与群友沟通中她发现,有一些受害人深陷“杀猪盘”营造的虚幻“爱情”中无法自拔,明知对方是诈骗犯,依然选择与其保持联系,被一骗再骗,甚至还会拉身边的人入局。

 

上海女青年余欣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去年,与她交往10年的闺蜜突然向她介绍了一款投资产品,说是投资新股会有返利,如果发展下线还有佣金。闺蜜是学金融的,出于对她的信任,余欣被闺蜜拉进投资群,一直被催促绑卡、投钱,感到事情不对,她半路退出了。几个月后,所谓的“资金盘”崩盘,群内所有投资人都“亏”了,金额从几万到二十几万元不等,闺蜜也被骗了35万多元。余欣这才知道,这款投资产品是闺蜜网恋了半个月的“男友”介绍的,“他们都没见过面,我不明白为什么能那么相信他?”

 

“一旦发现陷入‘杀猪盘’骗局,应立即报警,越早报警,追回损失的可能性越大。”向静说。

 

针对目前“杀猪盘”等电信诈骗案件多发、多变的态势,相关部门将预警技术作为研究重点,包括提升预警精度、劝阻技巧等。

 

向静认为,一些劝阻人员在接到预警信息后,立即上门直接指出受害者被骗的事实,这种单刀直入的方式往往难以见效。在尚未建立良好信任关系之前,受害人可能会感到被冒犯和贬低。

 

比如,可以使用“自我暴露”、构建社会相似性等方法与受害人共情,从而引导其说出受骗的细节。在倾听过程中,通过提出一些问题,引导受害人自行发现疑点。

 

面对诈骗手段和技术的全面“升级”,向静认为,需要不断创新反诈宣传形式和内容,无论诈骗形式如何变化,其背后的心理控制机制往往是相似的。她提出,今后可将向公众普及“杀猪盘”的心理控制机制作为反诈宣传的重点。

 

通过分析“杀猪盘”心理控制机制,她总结出一系列“反制”措施:对于个人来说,在“形象塑造期”,应对“糖衣炮弹”多些警惕,利用查图工具去鉴别照片等个人资料的真实性;在“信任加深期”,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可通过尽快制造见面机会来识别对方。对于民警来说,在“利益引诱期”,可以结合心理学知识,向受害人宣讲心理控制机制,帮助受害人打破对“甜蜜爱情”的幻想;在“推拉再害期”(通俗地说,就是受害者发现被骗后,诈骗分子利用他们的慌乱情绪,以帮忙解套等借口再次骗取他们的钱财,进行最后的“收割”——记者注)可引入专业心理咨询技术,引导受害人以“自我对话”的形式化解不良情绪,避免继续“投资”。

 

不久前,四川德阳一例网络交友诈骗案开庭审理,被告人蒋某就是通过网络收集的照片和视频伪装成年轻女性,使用网络聊天软件结识被害人张某某,并以买东西、看病、租房子等理由多次骗取张某某钱款4万余元。办案法官提醒,网络交友需比现实社会交友更加谨慎,在无法甄别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千万不要轻信对方的各种说辞;尤其是买礼物、发红包、借款、投资、转账等涉及金钱方面的往来更要提高警惕,避免自身财产的损失;发现上当受骗及时保留相关证据并报警,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遭遇“杀猪盘”后,王枚发现身边没人能理解自己,大多数情况下只能自己去消化那些不良情绪。她期待能多一些针对受害人的心理辅导,“很多受害人知道自己被骗的那一刻都是受不了的,有些会采取极端的做法。”

 

“遭受情感诈骗后,很多人短时间内很难走出来,需要很长时间去修复。”在访谈中,向静观察到,被“杀猪盘”诈骗的受害者尤其需要心理支持。她建议,可由相关部门开设公益心理咨询室,邀请专业心理咨询师帮助他们理解并有效管理负面情绪,重新修复行为认知,建立积极的自我形象和自尊心,重建对他人和社会的信任,重拾人生价值感。

 

(应受访者要求,王枚、余欣为化名)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