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系石头科技700亿市值灰飞烟灭,雷军大撤退,“扫地茅”跌落神坛

热点资讯 5个月前 ivye
123 0 0

作者:老高

雷军系”资本大撤退,“扫地茅”跌落神坛

投资家网获悉,号称“持续探索改善人类生活的前沿科技”、科创板龙头石头科技近日遭遇了业绩“暴雷”。根据其公布的2022年中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29.2亿元,同比增长24.49%,净利润6.17亿元,同比下滑5.4%。这是石头科技自2017年以来首次负增长。

作为资本宠儿,石头科技风光无限,是小米生态链最具代表性的案例,雷军的掌中宝。2014年,石头科技在北京成立,半年后就拿到了VC/PE“顶流”高榕资本、启明创投等机构的融资,推出的第一款产品“米家扫地机器人”,在京东、天猫一扫而空。

2020年,顶着“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的招牌,石头科技在科创板上演了一场疯狂。公司股价仅用1年多时间就从271元暴涨到1494元,市值千亿元。

不少分析师更喜欢拿他们与茅台相比,由此获得了“扫地茅”称号。但疯狂没维持多久,自去年达到巅峰后,石头科技遭资本“暴捶”,又用1年多时间股价狂跌70%,市值仅剩下可怜的293亿元,700多亿元灰飞烟灭。前途未卜时,“雷军系”资本玩起了大撤退。

市值千亿元的“扫地茅”为何会落得“扫地出门”的结局?

01.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亦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扫地茅”石头科技的故事在创投圈曾被视为经典,亦是雷军小米生态链的标志性案例。

从创业到上市,石头科技比电影《疯狂的石头》更疯狂。

一切还要从多年以前说起。石头科技创始人名叫昌敬,他没有显赫背景,却路遇“贵人”从一个科技码农干到了千亿元市值龙头掌门人,身价达到100亿元的大富豪。

2010年前后,心烦意乱的“打工仔”昌敬找了好几份工作,微软、腾讯、百度,频繁换工作的原因在于,他想让孩子读个好的幼儿园。可他却发现,“薪资瓶颈”难以飞跃。

这是大多数人的烦恼,只不过在烦恼面前,昌敬想到了创业。2014年,昌敬拉着同样烦恼的几个朋友在北京成立了石头科技。由于经常在“大厂”混,昌敬和朋友们清楚,徒手创业是搞笑,石头科技要想让大家未来实现财务自由,一定要先拿到VC/PE的融资。

公司定位,他们想的很清楚,做一款国内竞争压力较小的消费电子产品——扫地机器人。

至于一个科技码农为什么做扫地机器人,就跟互联网大佬贾跃亭为什么造车一样,需要他们自行解读。按着各方资料,昌敬是在一次巧合下与扫地机器人结下缘分。

2007年,昌敬看到国外很多家庭都在用扫地机器人,一台机器人的价格将近1万元,而国内做扫地机器人的公司寥寥无几,昌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以后创业就做扫地机器人。

创业那年,昌敬拿着石头科技的BP(商业计划书)拜访VC/PE,投资人看他是从“大厂”出来的,陆续接待了他。可当说起扫地机器人,投资人摇了摇头,认为很难在国内普及。

真正的机会来自雷军。昌敬通过朋友得知,雷军酷爱科技产品,找人托关系联系上他。靠着一张嘴与BP,连Demo(试样产品)都没有昌敬为互联网大佬画了一张蓝图。

其实并非雷军“好忽悠”,他当时的想法就是要给小米打造一个生态链,让家家户户用到“小米系”各类电子产品。比如智能电视、智能门锁、电热水壶、智能冰箱、触屏音箱……

昌敬要做的事,正好是雷军想做的。出于有共同目标,雷军决定为“小弟”站台。

有了大佬庇护的昌敬过上了不缺钱的生活。2015年,石头科技拿到VC/PE“顶流”高榕资本、启明创投等机构数千万美元融资,这笔钱让昌敬和团队非常兴奋,拿到钱的他们,手中甚至还没有成型的产品。昌敬发愁了,钱有了,产品测试问题一大堆。

“怎么跟大哥雷军交差?”

02.

“大哥”是小米生态链公司创始人对雷军的尊称。

作为小米生态链公司的石头科技与昌敬对雷军极为尊重。2016年,雷军要给米家(小米生态链)带来一款震撼的产品,它将让国内无数家庭主妇从繁忙的劳动中释放。

这款产品即“米家扫地机器人”。石头科技成了米家力推的主角。据说昌敬的压力很大,他拿到融资的时候手中没有像样的产品,他也知道VC/PE再给“大哥”面子。

他要对得起“大哥”栽培。2016年初,昌敬带着团队搞起了“封闭式”研发,不把产品打磨成功誓不罢休。他试验了几个月最终搞出了成型的产品。然而,在量产过程中,他又遇到了问题,他不顾北京瓢泼大雨往返跑,最终赶在“米家扫地机器人”上线前,交工。

“米家扫地机器人”上线当天,引爆了国内年轻家庭,扫地机器人突然变成了一个风口。

借助小米造势,石头科技仿佛就是雷军眼里那只“风口上的猪”。

“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是雷军爱说的一句名言,广为传颂。

2017年,给米家赚来名声的昌敬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石头科技的市场价值在哪?

他认为,石头科技的前路,可以有米家的影子,也要有自己的身形。

雷军不反感小米生态链有想法,没有理想犹如咸鱼,公司走长远要有核心产品。

意识到自主品牌的重要性,昌敬带领团队陆续打造了“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小瓦智能扫地机器人”等产品,虽然影子还会跑到身形前面,但昌敬的“自我完善”之路信心不减。

他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尽可能的去掉外界眼中的米家烙印。此点从他们后面发布的招股书中可见端倪。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小米在石头科技销售额中的贡献占比逐年降低,分别是100%、90.36%、50.17%、33.59%、9.28%。

“去小米化”是昌敬一直在做的事情,从另一层面说,这是要向资本市场证明,公司不是靠着雷军的威名,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当然,证明能力是为了后面的IPO,财富变现。

2020年,昌敬拉着创始团队成员、投资人赶到上海,见证了科创板的敲钟时刻。在一片欢呼雀跃中,实现了多年前科技码农未来财务自由的梦想,跃升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掌门人。

顶着“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的招牌,石头科技非常疯狂,仅用1年多时间就从IPO发行价271元/股暴涨到1494元/股,市值千亿元。昌敬从此多了一个“百亿富翁”的称号。

03.

“百亿富翁”昌敬是科技码农们的骄傲,做成了他们敢想不可为的事。

正如作者前文叙述,梦想归梦想,野心归野心,昌敬的目标是实现财务自由。

股价再猛是账面回报,财务自由需要现金变现。于是,这家公司在上市满一年后,开启了减持之路。去年2月,刚刚解禁几天的创始团队成员就抛出了减持计划。

减持本来不算什么新鲜事,辛苦把公司做上市,肯定要有所回报。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减持动作令人生疑,每隔几个月就来一波减持,此般操作怎能不让机构、股民担忧呢?

VC/PE减持合情合理,创始团队成员频繁减持“有违常理”,公司到底做不做了?

这个结果只能换来各路“神仙”用脚投票。紧接着,便是资本市场屡见不鲜的戏剧性一幕:分析师们前脚把石头科技吹上了天,和茅台比较,给了个牛词“扫地茅”;后脚就把他们“扫地出门”。公司股价用1年多时间疯涨,又用1年多时间狂跌。

公司前途未卜,“雷军系”资本终于坐不住了,纷纷加入减持大军,雷军入局早。肯定赚了不少钱。可他希不希望当年小米生态链的标志性案例,以各路减持收场?

雷军踏入VC/PE,他是一个资本家,但他也是一个创业者。

可如果创始团队都在溜,雷军不溜等被套是不可能的,他是一个创业者,还是一个资本家。

今年以来,“雷军系”资本在石头科技上演了大撤退,加速股价大滑坡。

石头科技近日公布的2022年中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29.2亿元,同比增长24.49%,净利润6.17亿元,同比下滑5.4%,自2017年以来首次负增长,公司股价“惨不忍睹”较巅峰跌去70%,市值仅剩下可怜的293亿元,700多亿元灰飞烟灭,连茅台一个零头都不及。

那么,昌敬哪去了?

他发现了一门赚钱生意,依靠热门新能源赛道造车去了。

据媒体报道,昌敬的项目洛轲汽车在今年4月底拿到了红杉资本、IDG资本等知名机构的2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约20亿美元。资料介绍中,昌敬爱上了越野车。

他要做一款计划在2023年上市的车型,定价30万元-50万元区间。昌敬的想法是,在增程越野车这个细分市场打造出爆款。那将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造富新故事。

资本永不眠。

媒体来源:魔鬼金融学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