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落马细节:脚垫丢失要求出警,贪腐“夫妻档”双双落马

热点资讯12个月前发布 ivye
38 0 0

  2023年4月20日(农历2023年3月1日),云南广南原副县长高燕文落马细节:家门口脚垫丢失要求出警,视下属为自家仆从。

  官员落马细节:仅仅是一个脚垫丢失却要求出警,视下属为自家仆从,上演贪腐“夫妻档”。

  

北京时间2023年4月20日,中央纪委网站4月19日披露云南广南县原常务副县长高燕文违纪违法案细节:家门口一块脚垫丢失,马上要求县公安局出警,在担任丘北县教育局长期间,视下属为自家仆从。

  农村出身的“75后”官员高燕文,一步步成长为副处级领导干部,却在升迁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开始变得作风霸道、擅权妄为。因为丢失了家门口的一块脚垫,高燕文便马上要求县公安局出警;视下属为自家仆从,让下属为其家庭买菜做饭,饭做好后,就要求下属离开,稍有不满他便会大声呵斥。

  4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警钟栏目发布了落马官员高燕文的贪腐故事。

官员落马细节:脚垫丢失要求出警,贪腐“夫妻档”双双落马

高燕文(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家门口丢块脚垫让公安局出警

  1975年,高燕文出生在丘北县温浏乡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由于在家排行老三,家里的苦活重活都落在了高燕文大哥、二哥的肩上,高燕文有了更多的精力来读书。通过努力,高燕文如愿以偿考入中专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丘北县温浏中学工作,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参加工作3年后,高燕文调任丘北县温浏乡组织委员,从此逐渐走上领导岗位。由于勤奋努力,高燕文从普通教师到任职镇长、镇党委书记、县教育局局长,再到先后任职不同的县委常委岗位,可谓是一路顺风顺水。

  农村出身的高燕文,一步步成长为身处县级重要岗位的副处级领导干部,虽然有自身的努力,但更多的是组织对他的信任和培养。他本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回报组织。然而,他反而在升迁中迷失了自我,开始变得擅权妄为。

  高燕文在担任丘北县政法委书记期间,有一次因为丢失了家门口的一块脚垫,便马上要求县公安局出警,结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五六名民警忙活了一通下来,问家里到底是丢了什么贵重物品,才知道原来是他家门口的一块脚垫丢了。高燕文视下属为自家仆从,在担任丘北县教育局长期间,县教育局原计财股长王某鞍前马后为高燕文服务,从为其家庭煮早点到高燕文家请客吃饭,王某都负责买菜做饭前后奔忙,饭做好后,高燕文就要求其离开,稍有不满高燕文便会大声呵斥。

  有老板坚持13年给他送钱

  高燕文在忏悔书中写道:“有的老板坚持13年给我送钱,我也坚持收下。党的十八大以来,我虽然有所收敛,但依然存在收钱收物的情况,真是不守规矩,罪有应得!”

  他不但没有认识到收受管理服务对象钱物是违反党纪法规的行为,反而认为这是相关人员“重情重义”的表现,甚至以此为荣。从担任镇长开始直至担任广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十余年时间里,高燕文与数十名管理服务对象一直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高燕文向办案人员坦言:“我错误地认为别人给我送钱送物是对我的尊重,是一种地位和身份的象征,感觉很有成就感。”

  高燕文收受钱物,不分时间地点、不论价值大小。逢年过节,会有相关人员专门跑到他的住处送上“节日慰问”;公务外出,也会有“贴心”的老板把钱打到银行卡上表示心意,让其“手头方便一些”。在给高燕文送钱送物的管理服务对象中,有送衣服、腰带等日常生活用品的,也有送多达数十万元现金的,面对这些人的“好意”,高燕文统统笑纳,可谓是来者不拒、大小通吃。

  收受了他人钱财,在面对党纪国法、规章制度时,高燕文自然就选择性“失明”。在2009年至2012年丘北县教育局实施丘北县第二中学项目过程中,高燕文竟然胆大妄为,绕过集体决策和招投标程序,直接指定施工方,而且在明知两块地块将用于建设教学楼、食堂的情况下,却未要求施工方按照行业规定和工程设计进行施工,导致教学楼和食堂在建成后出现沉降。本应引起重视的高燕文在金钱面前又“另辟蹊径”,在未采取任何追责措施的情况下,选择另外聘请专业加固公司进行加固,由丘北县教育局承担加固费用,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达400余万元。

  贪腐“夫妻档”双双身陷囹圄

  高燕文还严重污染行业政治生态,与妻子相互纵容上演贪腐“夫妻档”。

  2021年3月,文山州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文山州广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高燕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9月,高燕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年2月,云南省西畴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高燕文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对高燕文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就在高燕文接受审查调查期间,他的妻子丘北县科协原主席赵映竹也因职务犯罪锒铛入狱。2020年5月,赵映竹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丘北县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11月,赵映竹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1年7月,马关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赵映竹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至此,高燕文、赵映竹这对贪腐“夫妻档”双双身陷囹圄,令人唏嘘。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转自:极目新闻)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