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分理处主任赌博成瘾,挪用储户存款近百万潜逃24年落网,犯贪污罪获刑3年。

热点资讯6个月前发布 ivye
13 0 0

  妻离子散、家庭解体、众叛亲离。

  银行分理处主任赌博成瘾,挪用储户存款近百万潜逃24年落网,犯贪污罪获刑3年。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廉洁四川”昨天傍晚18:07发布忏悔实录,内容如下:

  忏悔实录丨王良:我潜逃了24年,担心了24年,真的是一步错终身误!

  为全面贯彻以查办案件贯穿联通“三不腐”一体推进的工作理念,进一步聚焦主责主业,充分发挥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廉洁四川”网站、微信公众号(视频号)2022年7月28日起正式推出《忏悔实录》栏目,通过涉案党员干部自身忏悔、自我反思,形成有力震慑、教育警示,进而推进以案促改、以案促治。

  敬请关注!

  01说悔

  中国工商银行原南江县支行南江煤矿分理处主任兼储蓄会计:王良

  02书悔

  【基本情况】

  王良,男,1972年8月生,曾任中国工商银行原南江县支行南江煤矿分理处主任兼储蓄会计等职。

  1998年7月,因涉嫌贪污犯罪潜逃,巴中市南江县人民检察院对其立案侦查,并由公安机关对王良开展网上追逃。

  1998年12月,王良被中共中国工商银行原巴中地区分行党组开除公职。

  1999年6月,被中共中国工商银行原巴中地区分行纪律检查委员会开除党籍。

  2022年10月,王良被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抓获,并接受巴中市南江县监委监察调查。

  2022年12月,王良因犯贪污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

  【案情介绍】

  幸福的童年、上进的少年、仓皇的青年勾勒出王良前半生的人生轨迹。1994年,22岁的王良从四川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工商银行南江支行工作,端上了“金饭碗”。品学兼优、专业水平高、业务能力强……这一系列的“光环”让他成为了行里的“明日之星”。然而,思想防线开始松懈源自1997年9月他和老同学的一次偶遇。聚餐之后,老同学怂恿王良加入“炸金花”的牌局中,短短三个小时,王良便赢了1万元,第二天又赢了3000元,这相当于他两年的工资收入。刚尝到甜头的王良继续投身到下一场赌局中,从第三场牌局开始他就栽了大跟头,越赌越输,越输越想翻盘,巨大的资金窟窿并没能让王良幡然醒悟,他反而将“黑手”伸向储户存款。于是王良以储户名义私自填制取款凭条并支取现金,短短8个月时间,先后百余次挪用客户存款92.97万元。定时炸弹终会爆炸,当储户发现存款异常扬言要举报时,王良便如惊弓之鸟,于1998年7月29日夜里仓皇出逃,一逃就是24年。

  【忏悔书节选】

  这就是赌博犯罪带给我的悲催人生,妻离子散、家庭解体、父母得不到赡养、众叛亲离,挖骨吸髓的疼痛时刻刺激着我的神经。曾经的我发展可谓顺风顺水,但却在短时间内跌入谷底,走上犯罪的道路。

  成为正式党员后,自己脱离了党性知识的学习,没有再像入党前高标准、严要求约束自己、管理自己,对党性的认识越来越模糊,《中国共产党章程》忘得一干二净。党要求我廉洁奉公、清廉自律,而我却背道而驰,工作上松松垮垮、管理混乱、得意忘形,多次挪用公款参加地下赌场的赌博活动,给国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党组织一再地赏识和培养我。在这期间,把分理处主任这么重要的职务交付于我,给予了我发展的空间和机遇,这是对我的信任和器重,而我却干出了违背组织意愿的罪恶事情。我这是对党不忠诚,没有践行在党旗下宣誓时的庄严承诺,辜负了党组织的栽培。

  参加工作后,我没有系统地参加过纪法知识的学习,没有参与过法治建设宣传活动,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法盲,对单位举办的银行从业人员规章制度的学习也是一知半解,对银行各部门、各岗位责任制度的落实也是走过场。缺少了对法律的敬畏之心,头上无法纪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以至于自己抛弃银行严格的管理制度动用公款而违法犯罪。

  如果当年自己遵纪守法、敬畏法律的威严,何至于自己辨识度不够,交友不慎,而引来如今的牢狱之灾。我手上有那么一丁点公权力,就会成为居心叵测之人“围猎”的对象。如果没有法纪观念约束自己,自身的防范抵御能力就会降低,自然就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猎物”。所以,希望今天仍然奋斗在金融工作一线的年轻干部,交友要慎,牢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道理;多把心思用到工作中、用到专业上、用到家庭建设上;多学习法纪知识,严格约束自己工作之余的生活行为。

  我在组建家庭后,认为父母衣食无忧、妻子工作稳定、小孩健康快乐……生活不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等鸡毛蒜皮的事吗?因此,长期忽视家要用爱去相守、用爱去陪伴,正是缺少了这份家庭责任心,才使自己有家不回,父母不照顾,妻儿扔在一边不问不管,没有一点家庭观念,没有重视到家庭成员在各个时期的需求,把本该用到照顾家儿老小的时间挥霍到赌桌上,输掉了人生!

  违法犯罪已使我的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妻子改嫁他人,儿子远走他乡,二十四年未曾与儿子谋面、通话,不知道他如今的状况如何。违法犯罪使我年近八十的父母二十四年来得不到我的赡养和问候,而今我即将走进监狱接受劳动改造,父母年事已高,我担心“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剧发生在我的身上,那将是我追悔、痛恨自己一生的事情。

  (廉洁四川公众号)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