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花百万建大院 还未完工就落马【何建伟案例剖析】

热点资讯2周前发布 ivye
5 0 0

  尚未完工已落马。

  占地数十亩的“何家大院”还没完工,重庆铜梁区政协原主席何建伟落马。

  

中共重庆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昨天2024-06-05中午12:36发布一则案例,内容如下:

  警钟丨汲汲于富贵终究梦一场铜梁区政协原主席何建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何建伟,男,1964年2月出生,1981年9月参加工作,198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铜梁县平滩中学教师,教导处副主任;铜梁县教育局干部;铜梁县委办公室秘书科科长,副主任;铜梁县环保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局长、党组书记;铜梁县国土房管局局长、党组书记;铜梁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中华龙温泉旅游开发区党组书记、管委会主任;铜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铜梁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铜梁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兼巴岳山玄天湖度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铜梁区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2023年6月,何建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4年1月,何建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何建伟落马时间线】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3-06-07傍晚18:10讯:据重庆市纪委监委消息:重庆市铜梁区政协党组书记、主席何建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何建伟简历

  何建伟,男,汉族,现任重庆市铜梁区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重庆市纪委监委)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4-01-11下午14:40讯:据重庆市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重庆市委批准,重庆市纪委监委对铜梁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何建伟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何建伟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对抗组织审查,参加迷信活动;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违反组织原则,不按规定报告个人事项,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在职工录用、干部调整方面为他人谋利;违规收受礼金,向管理服务对象放贷收息,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侵占非本人经管的公共财物;违规向群众摊派费用;违规干预插手司法活动和公共财政资金分配;生活奢靡贪图享乐,大肆敛财后在乡村斥巨资修建“私人豪宅”;亦官亦商,甘于被“围猎”,利用职权大搞权钱交易,为他人在工程承揽、征地拆迁、拨付工程款、加快行政审批、干部调整录用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何建伟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重庆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何建伟开除党籍处分;由市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重庆市纪委监委)

  铜梁区政协原主席何建伟的奢华豪宅耗资数百万元、占地数十亩的“何家大院”,建在当地平滩镇某村山脚下。据何建伟交代,大院碧水环绕的布局暗含化解“命中缺水”、延续荣华之意,但最终被证明不过是大梦一场:“何家大院”尚未完工,何建伟已经“落马”。

  初心不纯

  追名逐利步步沉沦

  何建伟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母要养育4个子女,外加身体患病,欠下不少外债。贫困的生活经历让何建伟暗自立誓:“一定要挣很多很多钱,永远不再为‘五斗米’折腰。”

  有此想法并没有错,但错在选错了道路。很多人在困苦的生活中养成了艰苦奋斗的作风,但何建伟却认为: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就要当大官,以权换钱。

  当官发财两条道,何建伟却从一开始想的就是通过当官来发财。初心不纯,注定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989年12月,何建伟在平滩中学任教期间加入党组织。之后不久被调入铜梁县教育局,身份也从一名人民教师转变为政府工作人员。

  何建伟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努力工作,因为表现突出,1992年,在铜梁县机关青年干部的遴选中,他被选拔调入县委办工作,并被委以重任,后担任秘书科科长,29岁时被提拔为县委办副主任,深得组织信任。

  那时的何建伟意气风发、年轻有为、前程似锦,刚开始时,有人巴结奉承,还有人送钱送物,但何建伟都拒绝了。他在自我剖析时说:“我不是不想要,我需要的是可以彻底改变贫穷命运的财富。我还需要克制欲望,将对财富的渴望深埋心底。”

  贫穷困苦的成长经历和改变命运的强大动力,塑造了青年时期何建伟拼搏向上的积极形象,同时,由于修身不正,也造成了其认为有权有钱才有尊严、才有出路的扭曲心态。

  1997年,何建伟调入铜梁县环保局工作,先后任副局长、局长,同时兼任铜梁县巴川河清污分流工程指挥部指挥长。这是何建伟第一次掌握了管理工程项目的权力,开始同商人老板有了直接接触。商人老板们出手阔绰、生活奢华,让何建伟看见了社会生活的五光十色、丰富多彩,也同他简单清贫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同样是人,为什么这些老板就可以活得如此潇洒,而我的生活就要如此窘迫?”在这样的反复质问中,何建伟内心的天平彻底失衡,长久以来被压抑的欲望破土而出,促使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而我面对考验面对诱惑无法把握自己,也为我之后的步步沉沦、走向堕落埋下了伏笔。”何建伟忏悔道。

  底线失守

  贪口大开越陷越深

  1999年,何建伟任铜梁县环保局局长后,工程建设老板曾某走进了他的视野。为在工程承接、项目协调、工程款拨付等方面得到关照,接触一段时间后,曾某拿出3万元作为“见面礼”送给了何建伟,拉开了其贪欲的闸门,也成为其贪腐道路上的“助推剂”。

  “这是我收受的第一笔贿赂。”这么多年过去了,何建伟至今仍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既恐惧又渴望。“紧张恐惧是因为我知道这肯定是违法犯罪行为,一旦被发现查处,我曾经的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兴奋渴望的是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权力变现的快感,第一次感觉我多年的努力奋斗终于有了回报。”

  许多贪腐都是从细微之处开始的,往往第一道防线没有守住,后面就会层层失守。商人老板与何建伟私相授受的同时,也让其深陷享乐奢靡的“温柔乡”。2004年以来,何建伟兼任铜梁县委统战部部长,以支持帮助民营经济为借口,开始与商人老板勾肩搭背、吃吃喝喝。

  商人老板也深知何建伟这一喜好,经常请其吃饭喝酒拉拢关系,请托何建伟提供各种帮助。何建伟也根据请托事项的大小收受金额不等的好处费,酒桌饭局也逐渐演变为其与商人老板进行权钱交易的“名利场”。

  “自己想当然地以为吃吃饭喝喝酒没有什么大问题,然而真正的侵蚀都是从一杯美酒、一句恭维开始,一点一点拉近和你的距离,让你放下心中的警惕,不断地走近你、软化你、腐蚀你、拉拢你。”何建伟悔悟道,“等到你醒悟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已经晚了。”

  觥筹交错之间,底线一步步突破。此时何建伟已经全面蜕变:“我觉得给老板提供帮助就应该得到感谢,收取好处费理所当然。”

  2006年,42岁的何建伟任职铜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其贪腐的金额也越来越大。不少商人老板看好其政治前途,与其打得火热,肖某就是其中一位。那些年,肖某精心“围猎”何建伟,陪吃、陪喝、陪玩,得到了何建伟十足的信任。当然,肖某的付出也没有白费,他的业务范围跟随何建伟的任职轨迹,一路变迁。从最开始的环保产业到后来的房地产项目、再到新农村建设示范项目,等等,何建伟在土地审批、项目施工许可、房屋预售许可等多个环节积极为肖某提供帮助。为了避开直接收受大额现金贿赂的风险,双方还精心设计收取好处费的方式,何建伟或以亲友名义投资入股,收取分红款;或以借款的名义,收取肖某高额利息,在贪腐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贪欲如洪水,不遏则滔天。1997年至2023年期间,何建伟利用职务之便,先后为10名特定关系人和相关单位,在获取土地、项目推进、介绍项目、拨付工程款、项目验收、企业经营、获取补贴、协调审批、招商引资、安排工作、调整岗位等方面提供帮助,涉嫌非法收受财物近两千万元。

  变本加厉

  亲情异化家人同腐

  2012年,何建伟离开铜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岗位,再次担任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何建伟却认为这是被边缘化的信号,自己提前成了“天花板”干部。他总结出一套自己的错误价值观:当领导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一旦职务调整或者退休就不受人尊重了,唯拥有财富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受人尊重。于是,何建伟开始变本加厉追求奢靡的生活。

  面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高压态势,何建伟并非没有畏惧,他不止一次害怕过、恐惧过,但贪欲之念、侥幸之心最终占了上风。他自以为,虽然不直接分管国土、建设、水利等部门,但可以利用县领导的身份,大肆向相关职能部门领导打招呼,这种“协调性”权力不如直管权力那样明显,几乎是不留痕迹,隐蔽性强。就这样,何建伟看似什么都不管,但通过这种“协调”,其实就变成了什么都可以管。

  在一次次“协调”中,何建伟尽量当“好”人、做“好”事、说“好”话,对外营造出爱帮忙、能帮忙的“好名声”,努力和老板成为“利益共同体”。因此,慕名而来的老板越来越多。何建伟说:“我一只手拉着商人老板,另一只手拉着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将自己作为‘钱’和‘权’的连接点。”

  为了更“可靠”地敛财,何建伟还把自己的胞弟拉进来充当“白手套”,先后为其“协调”工程项目40余个,并在工程承接、工程建设、工程款拨付、工程验收等方面给予帮助。虽然是胞弟,但这些“协调”仍然明码标价:工程利润对半分。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其胞弟作为何建伟的“提款机”,为其输送好处费800多万元,全面满足其买房、投资、放贷等各种需求。

  其他亲友也是何建伟的受贿渠道,对于其他亲属请托安排工作、调整岗位、追讨工程欠款等事项,何建伟也根据事情的大小收取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的贿赂。“亲属间行受贿”可谓是何建伟受贿的一大特点:在其涉嫌收受的贿款中有将近一半来源于亲属。在何建伟看来,即便是为亲属帮忙,收取好处费也是理所应当的,血缘、亲情都远不如真金白银来得实惠。

  何建伟与亲兄弟“明算账”,收亲友的好处,其妻子也夫唱妇随,结果一人腐带动夫妻贪。肖某为感谢何建伟在新农村示范项目建设中提供的帮助,以借贷返息的方式向何建伟兑现感谢费。何建伟将来龙去脉告知妻子,妻子不但没有阻拦,反而配合其向肖某转账300万元,此后,肖某以借贷返息方式向其支付“利息”200多万元。

  连亲友的好处费都不放过,其实也隐藏了何建伟自作聪明的小心思,通过胞弟、亲友间的“掩护”,何建伟以投资收益、放贷收息等方式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掩盖,以他人名义开设银行账户、找他人代持资产等方式对风险进行隔离,妄图修建“隔离带”和“防火墙”,规避组织调查。日子长了,何建伟就天真地认为自己“手段高明”,违法犯罪行为不会被发现。

  家风败坏与腐化堕落总是相依相附。认为升迁无望的何建伟,决定好好享受生活。为此,他指使胞弟在农村老家大兴土木,修建“何家大院”,以光宗耀祖,彰显富贵。

  何建伟对这个大院寄予厚望,畅想退休后在此享受奢华的生活。从请人看风水开始,挖建水塘、修建道路、建造房屋、栽种苗木,前后历时十余年,耗资几百万元,占地数十亩,直到案发都没有完工。在修建过程中,他多次利用职务便利违规给相关部门领导打招呼,利用修建山坪塘、道路整治等项目为“何家大院”获取财政补贴资金,违规大面积超占超建。“这不仅仅是一栋房子,更是我一生成就的写照。”此前,何建伟对“何家大院”这般评价。

  但被查处后,他追悔莫及:“我本以为‘何家大院’是彰显我一生成就的‘功绩碑’,现在却变成了铭刻我违纪违法行为的耻辱柱。”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世上哪有完美的通道、哪有自以为是的高明手段、哪有不会醒的荣华梦。在持续发力、纵深推进的反腐败斗争中,何建伟机关算尽,直至被查处才如梦初醒,却为时已晚。

  案件点评

  欲有所制才可清白做人

  余品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

  综观何建伟案,其腐化堕落的根源在于其初心使命不牢固,理想信念不坚定。出人头地、升官发财的私心杂念在其内心深处不时作祟,只要遇到合适的机会和土壤,就会迅速致其腐化堕落。再加之失守的作风问题和越界的政商关系,风腐交织成患,加速了何建伟自我放纵,让其一步步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同时,权力失去监管,必然导致腐败。除了何建伟自身的问题,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也是其越陷越深的客观因素。从何建伟滥用权力的特点来看,他把“协调权”用到极致,从表面的什么都不管变成实际上什么都管,反映的恰是制度形同虚设,用权没有得到有效监督。权力一旦失去监管,那么权力滥用、以权谋私,都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

  查办案件最终是为了治病救人。何建伟案警示我们,党员干部党性修养、道德水平不会随着职务的升迁而自然提高,必须要把拧紧思想的“总开关”作为头等大事,以党纪学习教育为契机,加强理想信念教育,不断夯实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各级党组织应将作风建设作为长期性基础性工作,持之以恒纠治“四风”顽疾,积极探索风腐同查的工作机制,坚持抓作风反腐败一体谋划,同步推进,切实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要把完善监督制约作为规范权力运行之策,抓住定政策、做决策、审批监管等关键权力,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减少打招呼“协调”的寻租空间。

  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清正廉洁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本,是不能丢弃的政治本色。何建伟的沉痛忏悔声犹在耳,领导干部要从警示案例中汲取深刻教训,时刻保持警醒,常怀敬畏之心,常思贪欲之害,做到行有所止、欲有所制,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

  作者:何清平

  (风正巴渝公众号)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