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亲儿子”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热点资讯1年前 (2022)更新 ivye
44 0 0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赵思蕊

凛冬将至,寒气已经传递到跨境电商领域。

投资家网获悉,顺丰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申请破产清算,又一跨境电商平台倒下了。


据悉,丰趣海淘早已解散,平台早已停运,但顺丰等大股东不同意注销。作为总市值接近2500亿的“金主爸爸”,顺丰并不甘心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养大的“亲儿子”就此夭折。

然而,日子难过的并非丰趣海淘一家,眼下跨境电商领域正在加速洗牌。下半年以来,蜜芽关停APP“断臂求生”,洋码头寻求并购无果,风雨飘摇的跨境电商领域前路渺茫。

顺丰“亲儿子”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丰趣海淘被申请破产清算的消息不胫而走,在跨境电商领域刮过一阵凛冽寒风。

近日,丰趣海淘关联公司上海牵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新增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李某某,经办法院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此事之所以备受关注,主要源于丰趣海淘与顺丰之间的亲密关系。丰趣海淘原名顺丰海淘,成立于2015年1月,由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上海牵趣投资有限公司等共同持股。

笔者梳理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发现,顺丰创始人王卫对丰趣海淘持股约24.86%,是公司最大股东兼实际控制人;任晓煜持股约18.29%,他是丰趣海淘的创始人兼CEO。

顺丰是名副其实的民营“快递一哥”,当前总市值接近2500亿元。王卫对顺丰持股过半,他以超千亿身家坐上了中国物流界首富宝座。

任晓煜则是跨境电商领域的“老兵”,他在2010年加入阿里集团,是天猫物流国际团队的初创成员之一,后并入菜鸟国际。2014年,任晓煜入职顺丰,扛起了跨境电商的大旗。

2015年10月,为了与顺丰“物流公司”的固有形象做区分,顺丰海淘改名为丰趣海淘,还请来当年热播剧《何以笙箫默》的男主角钟汉良当代言人,试图用新面孔去攻占用户心智。

更名后的丰趣海淘,获得了资本青睐。据了解,除在2015年10月获得来自顺丰投资的A轮融资外,丰趣海淘还在2016年3月获得来自易成实业投资的股权融资。

顺丰“亲儿子”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作为顺丰旗下自营的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在物流和供应链上独具优势,它放弃了当时流行的买手制而选择了完全自营,直接在海外进行统一采购。

丰趣海淘在物流环节搭建了较为完善的三层物流体系:第一层是境内保税仓,主要用来大规模囤放标品;第二层是中国台湾及香港的近海仓,便于扩充货源;第三层是远海仓,直接与当地供应商或品牌合作,更适合走一些非标品,还可通过海外直发缩短商品到达用户手里的时间。

背靠顺丰的优质资源,加上行业“老兵”任晓煜坐镇指挥,丰趣海淘曾有过一段高光岁月。2017年,新零售方兴未艾,丰趣海淘立刻响应,在重庆开出首家智能无人便利店Wow!,紧随其后Wow!Beauty智能美妆店、Wow全球精选店、Wow智能无人柜相继落地。

彼时,任晓煜曾感慨,“我见过死亡,跨境电商里的生生死死、起起伏伏我见过很多。但我也看到远方的黎明在哪里,应该怎么打这种仗。”当被外界问及丰趣海淘的营收状况,任晓煜虽未透露具体数字,但称“2016年营收达到预期,预期2017年增长超过170%”。

倘若按照这样的营收增速发展下去,丰趣海淘很快就会成长为跨境电商领域的独角兽企业了。

实际上,丰趣海淘只是顺丰跨界布局电商零售的尝试之一。在丰趣海淘面世前,顺丰已在相关领域“折腾”多年。

顺丰做零售,源于一次偶然事件。2009年端午节,顺丰某分公司灵机一动,借送快递之便向客户推销粽子,没想到竟然卖出了100多万件,这让顺丰看到了快递之外的生财门路。

意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后,顺丰做电商零售的念头日益坚定,于2010年8月首次正式涉足电商,推出了顺丰E商圈平台,以出售食品为主,还为其量身打造了支付平台顺丰宝。

次年,顺丰从线上转战线下,与深圳关内100家7-11便利店进行收发快递合作,并在关外自建20多家中转站。

2012年3月,顺丰重新杀回线上,推出了尊礼会,销售各类高端礼品,如消费卡、保健品、工艺品等,试图打入高端消费市场。

随后,生鲜电商平台顺丰优选横空出世,主打进口食品和生鲜产品,主攻高端用户群体,继续在高端消费市场跑马圈地。

值得一提的是,顺丰内部将顺丰优先视为“不能失败的项目”。至2013年12月,顺丰优选常温商品配送覆盖全国,生鲜商品覆盖237个城市;2014年“双十一”单日业绩达到7000万元。

2014年,O2O热风席卷而来,各路玩家闻风而动,顺丰趁机推出与顺丰优选相对应的线下实体店嘿客网络服务社区店,主打线下体验、线上下单,开启线上、线下联动模式,短时间内便在全国开出近3000家门店。

2015年,顺丰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闪亮登场,顺丰出钱又出力,任晓煜也踌躇满志,双方都对丰趣海淘寄予厚望,很明显这次是想干票大的。

身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快递巨头,顺丰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借助物流与供应链优势,加之家底丰厚,顺丰把触角从快递伸向电商零售,想把这两门赚钱的生意打包收入囊中。

然而,隔行如隔山,在快递行业混得风生水起的顺丰,骨子里并不具备电商零售基因,虽然步步紧追市场风口,奈何力有不逮,多次尝试均已失败告吹,不仅没赚到钱,还亏了不少。

相关情况可在顺丰借壳上市资料中窥见一斑。据顺丰披露,2013年至2015年,公司“已剥离业务商业板块”亏损分别为1.26亿元、6.14亿元、8.66亿元,三年间亏损16.06亿元

遗憾的是,顺丰押下重注的丰趣海淘也未能幸免。短暂风光过后,丰趣海淘在2019年下半年传出拖欠员工工资及供应商货款的消息,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在2020年4月停滞了。

当下,丰趣海淘身陷债务纠纷。风险信息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丰趣海淘收到多个限制消费令申请,截至目前被执行总金额达到2475万元。

曾经斗志昂扬、准备大干一场的行业“老兵”任晓煜,已被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他位于江西南昌的一处住宅被拍卖,标的作价983万元。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消费者对丰趣海淘的投诉涉及虚假宣传、质量问题、拒绝退款等多个方面。有些2019年和2020年的消费者投诉一直停留在“处理中”,便没有下文了。

顺丰“亲儿子”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的消息,把丰趣海淘再度拉回公众视野。针对此次破产,任晓煜回应称,公司早已解散,平台早已停运,但顺丰等大股东不同意注销。

由此可见,作为丰趣海淘背后总市值接近2500亿元的“金主爸爸”,顺丰并不甘心眼睁睁看着丰趣海淘倒下去。后续,顺丰是否会“输血”拯救丰趣海淘,目前不得而知。

当顺丰为电商零售突围大战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国内其他快递巨头也没有闲着,纷纷跨界电商零售企图分一杯羹。

以“三通一达”为例,圆通在2014年推出特产电商平台一城一品,2017年将驿站升级为兼具寄收快递的实体便利店妈妈菁选;中通在2015年投资了小麦便利店,又在2018年进军无人货架市场;申通在2016年花费2亿元打造O2O模式的品牌实体店巨贤百味。

韵达则是线上、线下齐发力,早在2014年就推出海淘代购网站易购达,2015年进一步推出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优递爱,2019年专门成立了广州韵必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又一次性耗资6400万在安徽连续成立8家电商公司,努力扩大在电商零售领域的影响力。

此外,百世快递曾在2015年上线快消品B2B平台百世店加,在2016年收购成都wowo连锁便利店,同时推出百世邻里项目,整合便利店资源;“国家队”的中国邮政也曾推出“百全连锁超市”“友邻居便利店”等项目。

不过,无论是顺丰、“三通一达”还是百世,在电商零售领域的“折腾”都没能形成气候。今年7月发布的“2022中国网络零售TOP100”显示,京东排名第一,阿里巴巴排名第二,苏宁易购排名第三。其中,来自前20强企业的网络销售额占比超过九成。

其实,不只快递巨头跨界布局电商零售遭遇打击,就算是“根正苗红”的跨境电商零售平台,近年来也屡屡碰壁,日子远不如当年好过。

今年7月,垂直类母婴进口电商平台蜜芽宣布关停APP,将重心放在自有品牌上,这相当于“断臂求生”。蜜芽由北大才女刘楠创立于2014年,成长过程中完成5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梅花创投、真格基金、红杉基金、百度等知名企业与资本,公司跻身独角兽行列。

顺丰“亲儿子”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蜜芽曾与京东巅峰对决,且大获全胜。蜜芽上线第一年,京东卖出3000万,蜜芽卖出3个亿;次年,京东卖出8000万元,蜜芽销售额直接冲到10亿,外界因此将刘楠称为“把刘强东比下去的女人”。如今时移世易,京东独占鳌头,蜜芽却跌落谷底。

比蜜芽更早成立的跨境电商平台洋码头,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今年9月,洋码头突然被曝出资金紧张、人去楼空。公司创始人曾碧波回应,为节约资金居家办公,但平台确实遇到困难,拖欠买手2亿元货款,正在寻求并购。但时至今日,并没有“白衣骑士”前来应援。

洋码头的成名史充满励志色彩。2010年,曾碧波拿出数十万元家底,从硅谷朋友处借来车库当货仓,洋码头就此诞生。对于跨境电商,曾碧波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他主张自建物流与C2C买手制,洋码头很快脱颖而出,一度占据最大市场份额。

2019年,借助直播与短视频的红利,洋码头首次盈利5000万元。跑通盈利模式后,洋码头在去年3月完成最后一轮融资。其实,洋码头一直都是资本宠儿,迄今已完成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盛世投资、微博、招商局资本、赛富投资基金等,是业内公认的明星独角兽。

顺丰“亲儿子”旗下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最后一轮融资到账后,洋码头开始从线上向线下扩围,计划在100个城市开出1000家门店,并且开始冲击上市。当外界憧憬洋码头再上新台阶之际,它却在一夜之间“塌房”了。曾碧波将当前窘境归结为疫情、银行抽贷、股东退股,同时承认自己的误判和冒进。

放眼看去,目前大部分跨境电商平台都在“过冬”,有的收缩战线,有的直接关停,有的等待并购,整个行业正在加速洗牌,谁能笑到最后,目前还是未知数。

回归丰趣海淘,虽然顺丰不甘心任其倒下,但顺丰到底会不会伸出援手去拯救丰趣海淘?如果拯救,具体措施如何落地实施?一切还需时间给出答案。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